笔趣阁小说网 > 冥界营养师 > 第七十四章:上古九头婴(二更)

第七十四章:上古九头婴(二更)

  在北海极寒之地,终年冰雪覆盖,极昼极夜规律出现,七色极光偶有发生。

  白雪皑皑的世界,大多数的生物都是雪白颜色,物竞天择,恶劣的生存环境,使得白色皮毛能让自己过得更大的生存机会。

  然而,九婴不需要。

  它原本也不属于极地。

  坎离两卦所化的九婴,在中原内陆横行千年,所行之处,众妖退避百里。

  后来它被大弈追杀逃到了极地。极地生灵稀少,九婴便少有作恶,竟然潜心修行,诸神便暂时不再追究。

  没想到它竟然在这个时候来到了冥界,它为什么要来,它怎么来的?

  迷魂殿四周雾气缭绕,平常会有一个婆婆和几个童子在给来往的恶鬼分发迷魂汤,喝过迷魂汤就会被押送到秦广王的第一殿接受审问,前世恶行,皆供认不讳,秦广王再按照刑责轻重,发配各殿。

  可是眼下,哪还有什么婆婆童子,这里已经是一片废墟,空地。烟尘滚滚,目不能视,只能听见法术相击和婴儿啼哭的声音。

  郁垒与神荼侧卧在一旁,衣服上有烧伤的痕迹,却是湿漉漉的结成了冰,而且四肢僵硬,显然收了不轻的伤。

  崔府君赶上前来,一边用法力给二帝疗伤,一边眯着眼看着仍旧飞烟四起的战场,“看不清啊,王上此回效率欠佳呀。”

  “何止是欠佳,恐怕王上此回也得吃亏了。”

  郁垒咳了一口血,平时不羁的面容此刻是化不开的担忧。

  崔府君这才发现情况不对,连忙收了法力,郁垒神荼二帝没了法力支撑,慢慢到了下来,崔府君将二帝扶住,慢慢放倒在地上,皱着眉问,“怎么会这样?我的治疗术丝毫没有起作用?”

  郁垒微微抬起手指,指了指战场中的浓烟,“有机会,你可以看看九婴最中间那个玄色的蛇头,它的口里衔着一块血红色的果子,那是上古大椿木的果实所化,据说可以压制仙格。使仙阶以上的人法力锐减,且每强制催动一次法力,便会受此法力反噬自身一次,王上,难有胜算。”

  “大椿之果?自万年以前大椿结了第一颗果子被发现可以压制仙格,便被封为禁果,据说已经被翼龙族后人销毁了。如今怎么会又出现了?况且大椿以八千年为春,八千年为秋,按说距离下次结果还要至少两万多年,怎么还会有大椿之果?”

  郁垒摇头,却又转头看呆在一旁的云伊,大椿之果可以抑制仙格,但是对没有升仙的修行者却是没有抑制。但虽说没有抑制,就连仙都没升上的人,都不够九婴一个脑袋塞牙缝的,郁垒在心里叹了口气,神荼鬼帝在一旁道,“崔府君快去天界搬救兵吧,晚了真怕王上危险。”

  崔府君点头称是,急匆匆的飘走不见。

  崔府君前脚刚走,后脚东坡神君并着琴操便匆匆赶来,说是眼下酆都城都传便了,有个上古凶兽来到冥界作乱,王上已经受了重伤,一时间酆都城鬼心惶惶。

  中央鬼帝与其他三方鬼帝坐镇酆都城,秦广王也只将十殿阎王中最具战斗力的楚江王和宋帝王派来助阵,其他也纷纷在地狱府坐镇,未敢擅离职守,若是地狱乱了,冥界可就真的乱了。

  楚江王宋帝王来到之后便很快加入了战场,东坡和琴操也同样没闲着。

  可是,正如郁垒所言,大椿之果对仙阶法力压制的很严重,不消片刻,四人便被打出圈外,再无战斗能力。

  云伊望着眼前的烟尘滚滚,透过烟尘隐约可见的火光水雾,以及烟尘之上那时有伸出的嚣张的,狂妄的,狰狞的蛇头,那张开仿佛嘲笑般的血盆大口,那流着不知是涎水还是血污的獠牙。

  云伊下垂的双手紧紧握成拳头,她头一次觉得自己没有战斗能力是那么没用。

  她看不见月冥,郁垒说与九婴交战,不但法力会被压制,而且还会收到反噬,他们几个鬼帝堪堪几个回合便被打的无还手之力,月冥到底是靠什么能支撑的这么久?

  “月冥,何必苦苦支撑,你如今已是强弩之末,不如臣服于我,以后你依旧还是冥界的王。”

  空中,衔着大椿之果的蛇头传出一个稚嫩的声音,与它这庞大的身躯极不相称,也不见它的蛇口有什么张合。

  战斗扔在继续,月冥没有理会九婴。

  “哼,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我便成全你!”

  忽的,九个蛇头齐齐立起,从两旁八个蛇口中喷出四水四火,直奔中间一个黑点喷去,只见那黑点迅速躲过这一击,转而退到一旁。

  继而黑点越来越大,渐渐在空中形成一个巨大的身形,十米多高,身形竟与九婴的体型不相上下。

  身形狮身龙尾,威严的盘踞在空中,身侧想着两只巨大的凤翼,燃烧着赤火地狱焰,凤翼煽动间,带出阵阵灼热的尘浪。

  这,是月冥的真身,狻猊兽?

  九婴看似并不将月冥的真身放在眼里,“不过一个杂种,还敢在我这耀武扬威,真是可笑。你那父皇和母后,以为还能效仿当年的子珏和凤蚗?用上古龙族和凤族的结合,想孕育出什么应天魂魄?

  哈哈哈,他们定是没想到自己生出的九个,一个比一个没用,定然恨死你们了吧?

  眼下,你那父帝母后怕是也要应天劫了,天界还有几个真正意义上的上古神兽的纯种血脉?不如天帝直接交了权,免得苍生受苦。”

  月冥自然不受九婴之激所怒,只单单问,“你是受何人指使?又是要谋划什么?”

  “我九婴只臣服上古神族,我只臣服于血脉和力量,所以像你们这种杂种,还是湮灭的好,不要污了龙族和凤族的血脉,哈哈哈。”

  说着,九婴驱着身躯便朝月冥攻来,二兽又斯打在一起。

  这回双方身形对等,众人才将将能看清场中两兽的动作,原来月冥少用法力,多用招式与其一剑一剑的血肉暗杀,尽管如此,终究是一方法力全开,一方有所忌惮,月冥的兽身上已经挂满了血色和伤痕。

  噗!!!

  月冥被巨大的火舌冲击,重重摔倒了地上。

  “冥界就要易主了!”九婴说着,便又是一阵铺天盖地的火球,赤色的火球上闪着使魂魄消亡的归尘之法独有的藏青色暗芒。

  虽然月冥火系灵术很强,对其也有很强的抗性,但是,眼下在他仙格被压制的状态下,月冥此刻同肉体凡胎没有什么区别,若是这几个火球砸在身上,怕是必死无疑。

  而此刻,月冥已经没有躲避的力气了。

  烟尘弥漫中,月冥早就注意到郁垒身边立着一个黑影,虽说那黑影与夜色似要融为一体,但他偏偏能将那黑影望的清晰?

  只因那影子对于他虽说不上魂牵梦绕,却也是日思夜想着如何能将她掳进冥王宫为他长长久久的做美味膳食羹汤。

  目标还未实现,甚至他还未表明心思,就要湮灭了,不甘心?有点。更多的却是,还好她对他还没有情。

  月冥又往黑影那处寻了寻。

  寻出一身冷汗。

  “别过来!”

  月冥只见云伊腾空极速朝月冥这边扑了过来。

  他急忙用最后一丝力气化了人形,云伊见状,深觉她家王上还挺聪明。

  便恰恰在火球击到月冥之前趴到了月冥身上。

  云伊闷哼两声,嘴角溢了一丝血。

  “谁让你过来的!你不要命了?!”月冥从未这么愤怒过,即便他在火球击到云伊身上的时候,他已经明白了云伊的想法。

  云伊呆呆的看着月冥,皱皱眉,他都知道化人形配合她,如今又做这般愤怒的模样是为何?

  后背有些灼热,胸前的避日珠却是透心的凉。

  冰火两重天的感觉并不好受,云伊便也没什么好态度,“崔府君去天上请救兵了,王上还能否再撑上片刻?”

  九婴并不给两人太多交流的时间,眼看第二波火球已经袭来,它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它的离火能焚巨石,融山河,眼下竟连一个小鬼都伤不了?

  它不信!所以它很自负的坚决不用冰锥毒注,而是一次次的用离火硫球狠狠的攻击着眼前两个渺小的身形。

  能不能再拖一阵子……

  月冥此刻心中有如万虫噬咬的痛,他早就是强弩之末,眼下连将云伊从自己身上推下去的力气都没有,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火球一次次的击打着云伊的后背。

  他要如何再拖一阵子?

  避日珠虽然能够抵抗火系灵术,但是九婴乃为上古凶兽,他的火球即便没有灵力,常人受一下也是要切筋断骨的。

  “快下去!本王命令你快下去!”

  月冥很少这么手足无措。

  而几次都是因为他让云伊身陷险境。

  他没有比此时更痛恨自己的无能。

  “无妨,它的,大椿之果对我无用,我已经在体内设了防御结界,还能撑,撑一阵子,王上快些调……噗……”

  云伊一口鲜血吐在了月冥的衣襟。

  她本以为那避日珠能如金钟罩一般将她和月冥护的周全,没想到却是个不中用的,还得靠她的肉身来扛,若是此次能活下来,她定要向王上讨些人情。

  “别说话了,本王已经调好了,快下去!”

  “王上,我下不动了,把我,推下去吧。”

  “我……”他能推动早推了。

  月冥无奈,只能闭上眼睛,逼迫自己静下心来迅速调息。

  只要他能动,只要他能有力气推走云伊就行。

  轰!!!

  四个大火球凝聚成一个巨大的火焰团,瞬间便将云伊和月冥二人湮没。

  “王上!”

  “云伊!”

  照常来说,无论被打的目标是死是活,是抵抗生还还是飞灰湮灭,九婴那离火火球都会慢慢熄湮。

  可是,此团火焰却是有越烧越旺的趋势,火焰团将云伊和月冥包围住,外面的人看不见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冥界的天空渐渐从墨蓝变成了赤红色,一道火墙将九婴与众人隔离开来,火墙俞烧愈烈,方圆几百米都可以感受到空气中的灼热,向来害怕光明的没有化形鬼魄们早都躲了起来,来不及躲闪的精魄,瞬间便化作一缕青烟,同伴还来不及反应,便被不小心奔涌出的火花灼伤了胳膊,连忙躲在一里以后的柱子后面,对于同伴的消逝,除了扼腕叹息,别无选择。

  冥界,从来都没有这么亮过。

  “这是怎么回事?”郁垒此刻将将能抬起胳膊,尽管他已经用手臂和衣袖遮住面颊,却依旧阻挡不了多少对面持续袭来的热浪。

  神荼神色凝重,即便他这么大岁数,也是空活千岁万岁,竟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阵仗。

  忽的,一个火星飞向琴操。

  忽的,东坡觉得大椿之果的压制变小了,千钧一发之际,东坡强撑起身子忽然护在琴操身前,胸前被火星击个正着,东坡闷哼一声。

  “神君!”琴操也感觉到她体内的调息过程轻松了不少,她忙上前扶住东坡神君,“你怎么样?”

  东坡扬了扬嘴角,“无碍,这个火星已经没有归尘术了,不过是些皮外伤。”

  东坡痛的轻轻皱了皱眉,还好没有归尘术了,要不然即便是这个小小的火星,也得要他半条命。还好大椿之果的压制力变小了,要不然此刻承受这灼肤之痛的就得是琴操。

  https://www.biqugexsw.com/98_98625/7027039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sw.com。笔趣阁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