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那么穆亦漾 > 第90章 成了陪衬

第90章 成了陪衬

  天真无邪的笑容挂在脸上,穆亦漾看起来就像一个天使宝宝一样那么惹人怜爱,可是,地上的那四个男人可不是这么想的。

  她笑容可掬地提供两个选择:“一是你们站起来让我打,二是我走过去打你们。”

  大表哥笑容凝固在脸上:“小表妹,这有区别吗?”

  谁说的没区别?一样是交代,坦白才能从宽,抗拒只会从严。穆亦漾没得商量的霸道语气:“前者我会下手轻一点,后者我力道加重一点。你们看着办,我不急,现在还没到吃饭时间。”

  只是,话音刚落,健身房的门马上被推开,大舅妈推开门一看:“你们兄弟几个都趴地上干嘛?地板很凉快吗?”

  四个表哥觉得这会儿,什么面子都没有了。偏偏穆亦漾还在那里告状:“大舅妈,表哥他们要打我。”

  “什么?”四个表哥的声音比大舅妈的声音还要响亮,响亮之中,更多的是委屈。

  大舅妈不客气地数落他们:“你们啊,个个都比囡囡大那么多,还好欺负一个柔弱的小妹妹。有没有一点大哥的自觉?懂不懂怜香惜玉?”

  仍然坐在地上的几个汉子羞愧难当,拜托您老人家好好看看,五个人,就只有小表妹好好的站着,谁欺负谁啊?

  四表哥在那里喊冤:“大伯母,我们都被小表妹打在地上,你说谁欺负谁啊?”

  可惜他的申冤没有取得任何效果,大伯母根本就不相信他说的话:“真是笑话,囡囡一个软软诺诺的小女生,打得过你们这群大老粗?”

  不得不说,有时候,相貌会骗死人的。

  穆亦漾倒是大大方方的承认:“舅妈,是表哥他们先动手,我才打他们的。”

  只是,大伯母连她的话也不相信:“好了,囡囡,你不用替他们说好话。等会,我告诉你五舅,让你五舅好好地揍他们一顿。真是的,多大的人了,三天不打就上房揭瓦,我治不了他们这伙人,就让你五舅来收拾他们。”

  说完之后,拉了穆亦漾往外走,温柔地说:“囡囡,我们下楼吃饭去。让你尝尝几个舅妈的手艺。”

  同时,头一转,脸色极其耐烦,粗暴地对着那伙欠收拾的大老粗:“都给我起来,洗手才能吃饭。”

  然后,亲亲热热地拉着穆亦漾下楼去了。

  对着小表妹是轻声细雨,对着他们是粗声粗气,这两种截然不同的说话方式却切换自如,大伯母,您是学过变脸吗?

  大表哥首先站起来,看着几个仍然瘫在地上的弟弟:“都起来吧,小表妹已经手下留情,没用力,虽然被揍了,但是一点也不痛。别再半死了。”

  相对白静的二表哥讷讷地说:“哥,痛不在身,在心啊。”

  是啊,都没反应过来,一眨眼的功夫,兄弟四个全都被撂在地上。亏他们平时还自夸自己很能打呢,却在一个小女孩面前丢尽了脸面。最关键的是,人家是不费吹灰之力就打趴他们的,真正的功夫还没使出来呢。

  都是亲戚,以后还要见面的,这让他们的脸往哪放啊?难不成,以后每次见到她的时候都躲起来?

  众人面面相觑,沉默是金。室内瞬间安静得连他们自己的呼吸声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四表哥是个鬼点子比较多的人,他小心翼翼地出口:“要不,我们讨好一下小表妹,让她别把这件事说出去。至少,不要说一招就撂倒我们。”

  “这个方法管用吗?”

  “管用的,我听我爸说的,小表妹很好哄的,特意容易满足。她最喜欢吃,又写得一手好字。听说,他们前几天去姑姑家,曾说要送她一些好的宣纸。不知道他们准备了没有,如果还没送出去,不如我们送吧。送给小表妹,堵住她的嘴再说。”

  大家觉得这个方法或许可靠,小女生啊,一般都比较爱打扮,喜欢漂亮的衣裳,贵重的化妆品,到时,大家出点血,好好的哄哄这个小祖宗。

  统一意见之后,大家磨磨蹭蹭地下楼,来到饭厅,准备吃饭。

  饭桌是欧式长方形餐桌,比较长,感觉这不像是饭桌,反而有点会议桌。若是一般的家庭用餐,可能觉得有点宽,可是一个家族聚会,又显得有点小。还好,今晚只有16个人,位置不是很宽裕,至少人是可以坐下去的。

  其实,大舅之前考虑过,要不要在外面吃饭,因为人挺多的,怕地方有点窄,坐不下那么多人。

  大舅妈觉得大舅的要求完美过头了,人是多了点,可是,还是可以坐得下的呀。自家这么大的房子,谁敢说它小啊?

  只是,自己的话却换来大舅的白眼,他呵呵一声,在小妹家的房子面前,你跟她说我家的房子大?

  老伴这么一说,大舅妈不再说话了。她虽然没有进去过小姑子的家里,但是她路过啊,她家的房子,最多也就是人家的三分之一。

  只是,她真的不想到外面去吃。于是,她又用别的理由来说话,你妹妹和外甥女可是第一次参加家族聚会,这样的场合你要选择外面的酒店吗?有哪个地方比家里更合适?再说,金窝狗窝都不如自己的狗窝,你妹妹是不会嫌弃咱们家的。

  听完老伴的话,大舅也觉得,还是在家里聚餐更好一点。再说,好不容易妹妹肯来自己家。于是,两夫妻把饭厅稍微收拾一下,就在家里安排聚餐啦。

  穆亦漾因为年纪小,老幺都是受宠的,而且又是第一次来做客,于是她被安排坐在五外公的旁边,穆妈妈坐在小外公的旁边,几个表哥因为心里有鬼,坐在离穆亦漾老远老远的位置。

  五外公慈祥地对穆亦漾说:“囡囡啊,这些是你几个舅妈准备的,多吃点啊。”

  眉开眼笑地看着这一桌丰盛的晚餐,穆亦漾甜甜地说:“谢谢四位舅妈,我一定会吃多多的。只希望你们不要笑我吃太多就好。”

  色香味俱全,不用动筷子,都知道这些饭菜有多美味。穆亦漾盯着那些饭菜的眼光,垂涎三尺,让诸位长辈都笑起来。

  远远的小表哥突然‘唉哟’了一声,原来,他不知什么时候拿起筷子动手要夹眼前的大虾,被五舅眼疾手快地用手打在他的右手上,筷子都差点掉到地上。

  小表哥委屈地看着五舅:“老爸,干嘛打我?”

  拍拍打人的左手,五舅语气正常地说:“打蚊子,你的右手背上有个大蚊子,我好心帮你拍掉。”

  大舅妈奇怪地说:“饭厅里一般没有蚊子的啊。”

  小外公却猜到怎么回事,赶紧出口说着:“好啦,不是什么大事。我们快点吃饭。”

  与此同时,他用右脚在桌下踢了一脚五外公,收到暗示的五外公也大声说:“吃饭吃饭。”

  五外公夹了眼前的一根炸沙虫放进穆亦漾的碗里,慈爱地说着:“我们囡囡最喜欢吃沙虫,多吃点,不够我们再炒。”

  长辈夹菜,穆亦漾连忙双手合拳作揖:“谢谢五外公。”

  他又夹了一根沙虫放进嘴里嚼着,“嗯,不错,酥脆可口。”

  穆亦漾也夹起来放进嘴里,是不错,最重要的是,火候掌控很好,不过火,酥脆的同时还能保留沙虫的海味。

  几个表哥看得有点愣愣的,特别是二表哥,他可是五外公的亲孙子,从小到大,爷爷从来没给他夹过一根青菜。

  莫非物以稀为贵,一堆小子里面混进一个丫头,于是这个丫头就成了宝贝。

  每当吃饭的时候,穆亦漾都怀着一颗虔诚的心。尤家的媳妇们和表哥们,终于知道,穆亦漾之前说的吃多多的,真的是吃多多的,吃得不是一般的多。

  基本上,她都不用夹菜。旁边的五外公和大舅舅,都会主动夹一大堆的菜给她。她来者不拒,再说,夹给她的菜,基本上都是她喜欢吃的,就算她不喜欢吃,但因为是长辈夹的菜,她照样香香地把它吃去。

  她的胃口真是好啊,一个人吃那么多,而且几乎不挑食,吃得那么香,吃相又是如此文雅,一点都不显得狼狈和粗俗。

  爱吃饭的孩子特别招大人喜欢,这话一点不假。穆亦漾只是吃个饭,马上赢得在场所有大人的欢心。

  能不喜欢她吗?看看她吃饭的姿态多么优雅,再看看那四个小子的狼吞虎咽。唉,那四个小子简直是来衬托小丫头的。

  大人们边吃边聊,穆亦漾只吃不聊。他们聊得欢快,她吃得痛快。不得不说,四位舅妈的手艺,虽然比不上二伯母,厨艺还算不错的。起码她就吃得非常的开心。

  大舅妈还特意做了炸肉丸,焦脆的外皮泥泥的肉末,厚实而不油腻,穆亦漾一口就能搞定一个。

  对于小表妹杠杠的战斗力,四兄弟也是非常惊讶,尤其是三表哥,他从来没见过哪个女孩子能吃这么多。

  他不禁出声:“小表妹,你可不要吃撑了。”

  没想到,正主还没说话,长辈们全部都瞪着他,三舅妈还骂了他一声:“哪里吃多了?才这么一点点就叫多?囡囡,别理他,他女朋友不吃饭,瘦得跟竹竿似的。他只要看到女孩吃饭,就说人家胖。你三表哥啊,脑子有问题。”

  我的妈啊,我只是好心提醒,担心她吃多了会积食。你至于说这么多吗?还连带着把自个女朋友也骂上。

  穆亦漾才不管呢,她只要吃饱,不怕别人说她大胃王。她很舒心地说:“不会啊,我还没饱。吃饱了,我自然就不会吃的。”

  还没饱啊,桌上的大人们都吃得差不多,就剩下你和我们哥几个继续在动筷而已。由于三表哥的前车之鉴,另个三个表哥不敢轻易开口。

  倒是大表哥赞同的出声:“女孩子就是要多吃饭,囡囡,你可别像那些女孩一样,老是说减肥减肥的,什么饭也不吃,把自己饿得像笔筒一样难看。”

  三表哥可怜地瞄了大哥一眼,真是的,女朋友只是说减个肥,也没碍着他们什么事吧,怎么一个个地看不顺眼呢?

  “我才不要减肥呢,我这个身材,吃得再多也不会觉得胖。”

  大舅一个劲地给她夹菜:“没事,多吃点。能吃是福。”

  小表妹的胃就是一个无底洞,怎么都填不满,与自己那个不胖但是嚷着要减肥的女朋友相比,还是小表妹可爱一点。三表哥在心里做了比较。

  不过,好像女朋友比小表妹胖多了。她没有小表妹漂亮,没有小表妹高挑的身材,没有小表妹光滑细腻的肌肤,没有小表妹乌黑亮丽的秀发,没有小表妹海吃胡喝的胃口。好像没有一点比得上小表妹的。

  这么一看,这个小表妹拿得出手。改天带她出去玩,在朋友面前好好秀一下。

  好不容易,穆亦漾终于吃饱了,她满足地说:“饭吃七分饱,身心万事好。”

  吓得大家心里一个哆嗦,小美女,您那样都只叫七分饱,若是十分饱,那是怎样的一个盛况?

  只是,两个外公还在那里笑呵呵地说:“囡囡,多吃一点,吃饱才有精神。”

  老人家喜欢能吃爱吃的小孩,穆亦漾这种能吃且吃相又好的人,在他们的眼里那才是宝。

  笑着谢过老人的好意,说晚餐不要吃太饱,这样对身体有益处。至于什么益处,她是说不上来的。反正姥姥从小就这么对自己说的。

  说完饭之后,穆亦漾帮忙收拾碗筷。舅妈们哪舍得让她做这些,一个个地阻拦。可是,穆妈妈发话了,说她今晚吃得这么多,又没动手煮菜,不能吃白食,就让她帮忙收拾饭桌,打工抵债。反正在家里,一向都是她帮忙收拾饭桌。

  小姑子都发话了,虽然大家心里不舍,可是又不好说什么,毕竟这个小姑子可是很有个性的,老伴们都劝不了她,只能作罢。只是,各自朝着自己吃干饭的儿子狠狠地刮了几眼。

  小表妹都已经帮忙了,自己此时再上前帮忙,也于事无补。四兄弟们待在饭厅里,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真是坐立难安。

  最后,还是穆妈妈觉得他们在那里碍手碍脚的,把他们全给轰到客厅去。

  客厅里,祖孙三代,十个老中大男人们,大眼瞪小眼。老的是气呼呼地瞪着小的,小的你望我我望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做错事,让长辈看不顺眼。

  趁着妹妹和外甥女在饭厅里,大舅开口训侄子:“阿海,你平时散漫惯了,没点规矩,以后,你们,全部都给认认真真的按规矩行事。听到没有?”

  阿海是四表哥的名字,几个儿子的名字很有趣,福如东海,大表哥是尤福,二表哥是尤如,三表哥是尤东,四表哥是尤海。

  听到大舅这么说,不仅尤海,其他三人也是莫名其秒,老四也没做什么啊,怎么说他没规矩?

  看着四兄弟还一脸蒙懵的蠢样,五外公深深地哀叹:“唉,没办法,都你们这些做父母的不认真教,他们不才懂,真要怪,只能怪你们家教没做好。父母都不能以身作则,言传身教;怎么奢望儿孙能做到呢?”

  一席话,让四个舅舅脸上挂不住了。也是,平时大家都能当一回事,只有当别人做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不足。

  小外公也在叹气:“没办法,一没家风二没家规三没家教,你以为,人人都是穆家不成?”

  说完,他咳嗽一声,正色道:“刚才吃饭的时候,可曾看到囡囡是怎么做的?明明脸上都写满了我爱吃三个字,可是呢,她一直等到五哥动筷之后,才开始动筷吃饭。知道为什么吗?长辈不动筷,小辈就不能动筷吃饭。这个道理都不懂。”

  四兄弟真的不懂,小时候,父母没说过啊,别说父母了,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没有对自己说过,而且,还总是让自己多吃,多吃点。家里什么时候有的这个规矩?

  三舅慢慢地说着:“人的好坏,都是通过对比才知道。以前,你们怎么做,大家也没有觉得奇怪。只是,有囡囡在一旁,大家一比较,是好是丑,全都显示出来。看你们吃饭的样子,我都替你们丢人。”

  这孩子,站着说话腰不痛。都这个时候了,骂儿子管用吗?还不是父母的不会教才造成的吗?五外公没好气地说:“我还没骂你们呢,你在这里说什么啊。孩子们会这样,还不都是你们一手造成的?”

  缺心眼的小舅听了,不服气,嘟囔着:“我们会这样,还不都是你们不会教啊?大姐为什么和我们不一样。还不是大人教得好?”

  这句话把五外公和三外公咽住了,半天说不出话。后来,还是五外公说:“你以为兰兰的养父母是什么人?他们一个是状元的孙子,一个是满清王爷的孙女。我们家,拿什么跟人家比?还有那穆家,几百年的传承,你当人家是空气啊?”

  几个小辈是第一次听说小姑家的事,个个都傻眼了,还有这一出啊?

  看着一屋子男人的垂头丧气,小外公无比揪心,他大手一挥:“好了,这一切都是大人没做好,与孩子无关。只希望,你们福如东海四兄弟,以后做父母的时候,别像你爸妈看齐就行。”

  一句话把四兄弟逗乐了,又不敢笑出声,个个都低头,在那里贼眉鼠眼的笑嘻嘻。

  外面传来女人叽喳的说话声,是那帮女人收拾好饭桌,正朝着客厅走过来。

  大舅的客厅里的红木沙发坐不下十六个人,只是,客厅中央的茶几上铺着垫子,可以直接坐在上面。穆亦漾走到五外公身边,在他旁边的垫子上直接坐下来。

  她自己是晚辈,当然要坐在垫子上面,木沙发的位置是留给大人们坐的,几个表哥在也垫子那里坐下。大家都围在那里聊天。

  五舅是第一个问到穆亦漾工作调动的事情,他觉得奇怪,打个人就换了个岗位?酒店应该不会这么处理的吧?

  穆亦漾觉得好笑,怎么可能呢?若是这样,叫Timmy也去打Leo一顿,说不定他都能调去销售部呢。

  因此,她把自己是如何与总部保安部的官先生认识的事情说给大家听。得知是因为她自己的无心善举才能令她高升,五外公和小外公不由得对望一下。

  他们心里想,这孩子,像兰兰啊。多作好事多积福,才会有福报。

  然而,听在四兄弟的耳里,他们又是一阵的不自在,这个小表妹,真的敢当众打人啊。那刚才,大家被她单方面的任意群殴,那更不是话下了吧?

  说到打人,穆亦漾开始告状了:“大舅,刚才四位表哥,他们都打不过我。”

  四表哥嘴里的饮料喷出来,还好坐他对面的三表哥闪得快,要不然,他的白T恤就要遭殃了。

  大舅妈却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她惊愕不已:“囡囡,刚才,他们真的打你了?”

  “妈,不是这样的,你没听囡囡说,我们打不过她吗?是囡囡打我们,不是我们打她。”

  可把大表哥急的啊,第一个站出来辩解。不辩解不行啊,没看到老人们脸色马上黑了吗?若是他们不解释,说不定等会就被老人打,这么大的人还要被老人打,他们还要不要脸了?

  看在自己今天晚上吃得很满意的份上,穆亦漾大方地承认:“是啊,舅妈,我们是切磋,不是打架。我怕打伤他们,都没有力。”

  小表妹啊,感谢你没有落井下石。可是,能请你注意用词吗?你这么说,显得我们很没用似的。

  然而,穆亦漾说的确实是实话。她已经控制住自己的力道,打败他们的同时却又不至于打疼他们。否则,他们的皮肤上的脚印,就会清晰可见。

  这种情况之下,穆妈妈肯定得帮着几个堂侄。自己女儿她了解,她开腔维护几个侄子:“嫂子,你别见怪。囡囡调皮好动,总喜欢跟人对打。年轻人,打闹一下,也没啥要紧的。”

  自己的囡囡肯定没事,真要有出,那是侄子们有事。囡囡的身手,一般人伤不到她。

  五舅舅一听,好啊,刚好可以和自己来一架。他兴致冲冲地来到穆亦漾身旁,亲昵地说:“囡囡,和舅舅来一场,怎样?”

  “好啊。”穆亦漾马上同意,正想站起来呢。谁知,五外公赶紧拉住她坐下:“坐好,别动。刚吃饱饭,不能做剧烈运动。”

  他两眼瞪着侄子:“你小子,皮痒了吧?囡囡一个小女孩,你也好意思跟她动手?给我坐回去。”

  小外公也坐在那里气冲冲地说:“成天想着打架。有本事,在街着上多抓几个坏人。跟囡囡打?你真有出息。你儿子就是跟你学坏的。”

  自己的老子被教训,四表哥可开心了,他还撒上一把盐:“爷爷,就是我爸在我面前说,囡囡武功超厉害,我们四兄弟,才想与囡囡一起切磋的。”

  “上梁不正下梁歪。”

  五外公毫不客气地教训着,这么活泼可爱的外孙女,怎么跟一堆臭男人一起动手打架呢?

  在两个老人的夹击之下,五舅舅只能灰溜溜地坐回在垫子上,连沙发都不坐了,趁着伸直腿的瞬间,狠狠地踹了一脚自家的白眼狼。看着臭小子疼得呲牙咧齿的,他的内心才得到一点安慰。

  三舅妈赶紧岔开话题,问起大姑子:“姐夫怎么没来啊?”

  “他今天晚上在剧院有演出,很晚才结束,所以,来不了。”

  穆爸爸的缺席,尤家的几个男人却不觉得有什么遗憾。对于这个姑爷,他们的感情很复杂。

  从男人的角度来说,他们很欣赏他的;从家人的角度来说,他们又很鄙视他。

  更何况,他们也听说,这个姑爷,瞧不起尤家。穆家风流成性,尤家薄情寡义。大家都在互相鄙视,因此,这个姑爷,能少见就尽量不见。眼不见为净,对于大家都说,都是一件好事。

  而且,只要兰兰和三个外孙女肯认他们,就行了。

  https://www.biqugexsw.com/98_98195/702704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sw.com。笔趣阁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