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水晴柔刚想问分魂法是什么,水正煜就问:“晴柔她太今年高寿了?”

  吕蕤说:“外祖母多疼你,你怎么连她老人家多大岁数都不知道?八十八。”

  水正煜谎言大悟的点头:“那是今年八十八还是过了年八十八?”

  吕蕤气的想翻白眼:“过了年八十八。”

  水正煜又问:“过寿不是正月初八?后天是个什么日子?”

  吕蕤说:“后天是外祖母的生日。”

  “你不是说过寿?”

  “我说的是过生日,我说我说的是过生日就是过生日。”

  水正煜用眼神示意水晴柔你娘多蛮不讲理,然后说:“我记得外祖母是过了立春的生日,还没到呢,你记错了。”

  水晴柔和吕蕤异口同声:“今天立春。”

  水正煜默默的吃起了白饭。

  水晴柔说:“娘,分魂法是什么?”

  水正煜在吕蕤还在咀嚼东西来不及开口之前说:“所谓分魂术,即是可以把一个人变成两个人。但是,爹不建议你用。”

  “为什么?”

  水正煜说:“你太家和你的面馆只隔了一条街。万一两个你碰上了怎么办?”

  吕蕤看两个人的碗都空了,也没有要再继续吃的意思,但还是问了一句,听父女俩说不吃了才开始收拾。

  水晴柔也帮忙拿碗,问扎围裙洗碗的吕蕤:“娘,我和我遇上会怎么样?”

  吕蕤拿起碗控水放进橱柜:“你爹瞎操心,后天都忙得晕头转向,你和你都不可能出去,怎么可能遇上。”

  “我觉得爹担心一点也不多余。您想啊,您和我爹离得更远,不也见面,相爱,成亲。”

  吕蕤不屑的小声说:“什么相爱,是你爹死皮赖脸一定要把我留下来。”脸上却是挂着笑容。

  她二十年前来到苍茫镇,认识了苍茫帝君身边的大将军水正煜,两人一见钟情,且都没有隐瞒身份,她并没嫌弃水正煜放弃官职回乡种田,水正煜也不是因为她是水神才爱她,以真心换真心,他们成亲快二十年依然恩爱如初。这才让她觉得,离开水神族不后悔。

  “那也是您貌美如花,才识渊博,吸引爹爹。他怕错过您。”

  水正煜在门口咳嗽一声:“别听你娘胡说,我几时死皮赖脸了?你说的才对。”

  水晴柔笑着想,她嫁人也要像爹和娘这样恩爱。

  吕蕤满意地吩咐水正煜:“帮我们沏壶茶。”

  “稍等。马上就好。”

  三个人坐在一起慢慢喝茶,吕蕤也说了两个水晴柔相遇会发生什么。

  神界,仙界,妖界,都有分身术。甚至包括凡间也有易容术,都能制造出另一张脸。但水神族的分魂法与分身术不同。其不同之处在于,魂魄分开两个,性格会变得暴躁。两个水轻柔相遇看到的对方不是自己,将会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外祖母的生日不能不去,那是不孝。不帮付家掌勺,那是不讲信用。

  分魂法是一定要用,可若真的“不幸”遇到,两个脾气随自己的女儿打起来,受伤了又该如何是好。

  娘俩都在为这件事犯愁,水正煜寻思寻思又问:“你确定老人家是后天过生日吗?”

  吕蕤不想理他,低头冥思苦想对策。

  一壶茶喝完,晚霞散去,月亮东升。水晴柔挂上门帘,说:“就用分魂法,我会手下留情。我想,她也会。我去睡觉了,明天还要收拾面馆呢。”

  吕蕤和水正煜却都很担心,女儿打起人来下手狠着呢,到时候看到不是她的她又怎会手下留情。

  听到女儿关房门的声音,吕蕤叹了口气:“晴柔今年可能不能在家里过年了。”

  “这么快,女儿多大了?”

  “你能不能不糊里糊涂的?女儿过了年就十八了。”

  水正煜也叹了口气。“早知道,再生一个儿子好了,娶了媳妇生个孩子陪着咱们,晴柔走了,咱两个人多没意思。”

  “你和我在一起没意思吗?”

  “还行……有意思,有意思。”

  水晴柔在面馆门上挂上了关门歇业的牌子,和伙计们一起收拾。

  过了一会,付老板带着酱油铺子的伙计们也来收拾,把要用到的食材也都拿来了,水晴柔帮着忙,心里却嘀咕这些东西可不像一百来个人能够用的。

  水晴柔想了想,没管住自己,对放下几条活鱼直起身子捶腰的付老板说:“付老板,这些不能够用吧。”

  “不够吗,够了。”

  水晴柔也没再多嘴,突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

  她倒了杯茶给付老板,付老板刚喝了一口才咽下去,水晴柔就问:“付老板,您是不是有什么事忘了?”

  “对对对,是有事,你不提醒我都忘了。”

  在水晴柔满怀期待的时候,付老板说:“中午去我家,请你吃饭。”

  “还没帮到您呢,怎么好意思吃饭呢?”

  不谈工钱,谈吃饭。饭能当钱花吗?

  “就这么说定了,中午一定记得过去。”付老板看了看外面,“这不就是中午了吗,和我一起回去,你付大娘应该把饭做好了。”

  水晴柔只好把嘴边工钱的话咽了下去,摘下围裙和付老板走了出去。

  晚上。

  “娘,您轻点,疼啊!”

  吕蕤边给水晴柔的腰上药边皱眉,“这是怎么弄的,中午就没回来,到哪疯去了?”

  嘴里怒骂,手上还是轻轻的上药,但水晴柔还是疼的龇牙咧嘴。

  “疼,你女儿细皮嫩肉的,会不会留疤?”水晴柔趴在那抽泣。

  “腰,又不是脸。就是脸上又能怎么样,你长得也不是特别出众。”

  水晴柔抬起上半身,痛的“哎呦”,又趴下:“有你这么说自己女儿的吗?”

  “你长得美若天仙,行不行?”

  “这还差不多。”

  “你自己相信吗?谁让你像你爹,要是像我就赛过天仙了。”

  这时,门外的水正煜问:“我能进来了吗?”

  水晴柔咧了下嘴:“爹会不会听到?”

  “听到他能怎样。”吕蕤放下水晴柔的衣服,盖上白色兰花鸭绒衾,“进来吧。”

  水正煜端着盆进来,关切的问道:“晴柔,还疼吗?”

  “还有点,比刚回来好多了。”

  吕蕤说:“你还没说是怎么受的伤,以你的武功,谁能把你伤成这样?”

  “还说呢,就是因为您不肯教我法术,我才把腰砸成这样。”

  “我就知道一般人伤不到你。你武功很好了还用什么法术?你爹不太会法术不也一样率领千军万马。”

  “爹有那么大本事,也从来没教过我。”

  吕蕤道:“你爹没教你,也没耽误你偷学。”

  “就是,偷学的比我教的还好呢。”

  “我困了。”

  吕蕤帮她侧身躺着,让她明天哪也不要去,水晴柔闭着眼睛嘟囔那样做不孝不讲信用,非去不可。吕蕤叹了口气,和水正煜走了出去。水晴柔迷迷糊糊的听到吕蕤说不到时候,嫁人,过年之类的话,连不成句子她也猜出大概。

  娘亲和爹爹要把他们的看家本事当成嫁妆陪送给她吗!

  偷学就对了,要不是她偷学成才,刚才都不一定能活着回来。

  其实她要是早点回来肯定能避免,但是她不放心,一直在面馆看着,又帮着搬桌子,忙完天都黑了,还阴天,冷飕飕的。她裹紧了衣裳往家走,忽然从远处窜出来几个地痞。

  水晴柔和地痞打,就好比老虎和蚂蚁打,几个人也不是她的对手。但是架不住地痞的地痞本性,偷偷使阴招,水晴柔都打算放过他们拍手走人了,却没躲过砸过来的石头。硬生生的砸在她腰上。

  她瘦的能被风吹出苍茫神界,没伤到骨头真是奇迹。

  但也是真疼啊,她前半夜根本睡不着,后半夜却睡得极熟,早上一骨碌爬起来才想起来腰受了伤,扭了扭,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

  她不用猜也知道是娘亲用了灵法妙术,要不不可能后半夜感到身上有光。

  吕蕤在厨房切菜,一边洗米的水正煜突然说:“还是不要用分魂法了。”

  “你女儿你还不了解吗?不用能行?”

  饭毕。

  吕蕤最后一次问水晴柔要不要用分魂法,水晴柔闭眼睛点头。

  但是现在和水晴柔打起来的水晴柔却非常后悔。

  一个水晴柔去了面馆,另一个去了太家。

  本来见面是不可能的事,但在面馆的水晴柔一不小心把糖全都弄洒了,她必须出去买。在太家的水晴柔尝肉丸汤的时候发现缺一种香料,也出去买。

  这两个水晴柔一个拿着勺子,一个拿着锅铲,在大街上不期而遇。对视一眼,便将对面的水晴柔当成了眼中钉肉中刺,一言不合就动起了手。

  https://www.biqugexsw.com/97_97552/5622753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sw.com。笔趣阁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