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神机奇航 > 第6章 调虎离山

第6章 调虎离山

   当日静远下了灵源山,便与净慈师兄匆匆道别。他没有告诉静慈师兄要去干什么,只是说沐讲禅师另有安排。

   他知道,这一别可能就是终生,以后恐怕再也回不了灵源山了。

   接下来的路只能由他自己去走。不管从此是飘零无依东躲西藏,又或者,哪一日被当做季余生抓了起来。这些都是他心甘情愿选择的路,自然也是无怨无悔。

   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静远一路北上,两日后他就到了泉州。

   大部分人逃难都会往荒僻的地方去,可是静远自小就在沐讲禅师身旁受教,自然耳濡目染了一些沐讲禅师的智慧。一个人藏身在闹市绝对比荒僻的位置要安全。所以他乔装改扮了一番,独自奔着泉州去了。

     停留了几日之后,静远发现泉州也不是那么大,而且离灵源寺实在是太近了,所以他决定继续北上。

   听客栈的老板说,福州是省府,要比泉州繁华的多,眼下他也没有合适的位置去,于是就打算先去福州再说。

   福州路远不比泉州,所以静远离开之前先去东街马市上转了一圈,挑来挑去才挑中一匹老马,他不是不想寻一匹骏马,只是身上的银子本来就不多。

     静远带着一个破斗笠,骑着一匹瘦弱的老马,颤颤巍巍的出了泉州府。

   很小的时候,沐讲禅师就教过静远骑马,用的是沐讲禅师最后一匹战马,在静远学会骑马后,那匹战马就老死了。

   静远起初十分好奇,问过沐讲禅师,作为一个不出山门的和尚为什么要学骑马?沐讲禅师也没跟他多解释,只是说以后也许会用到。

   难道师傅早就知道会有这一日,难道师傅将我收留进寺就是为了有一天来做这个季余生的替身?静远骑在马上胡思乱想。

   可是不管他怎么想,对沐讲禅师他都生不出丝毫的怨意。

   静远从小就顽劣,没给沐讲禅师少惹麻烦。沐讲禅师将他收入门下,每日谆谆教诲,这就是再造之恩。

    想着灵源山上的过往,静远只是感叹时间过得好快,转眼十余年都过去了。

   …… 

     屋漏逢夜雨,马弱遇连山。

    泉州至福州山路连绵,虽然都不是什么高山险峰,但是这一路颠簸也让老马有些体力不支。静远只能不催不赶,任由老马慢慢悠悠往前挪,遇到些难走的路段,也只好牵马步行。

   静远摸了摸马颈,苦笑道:“我怎么感觉自己买了个累赘。”

   不过转念一想,又道:“你也是苦命之马,到了晚年还要受这奔波之苦。我呢是心甘情愿,你呢,估计没有人会问你的意见。”

   静远善念大发,生了放了老马的念头。不过最后还是理智占了上风,他又对老马道:“马兄,你再撑几百里,等到了福州我定给你找个好归宿。”

   赶了一日路,大部分时间都是牵马步行,静远觉得应该还没有走出百里。眼看着地势平坦了许多,他便小心翼翼的跃上了马,想趁着天还没黑再多赶几里路。

   不过骑着老马似乎也不比自己步行快多少,眼前早已经是荒山野岭,除了时不时传来的虫鸣鸟叫,便没有半点声响,甚至一丝风声都没有。

   看着太阳已经快落到山头之下,静远嘀咕着,看来今天要在这山中过夜了。他此时就想能碰见个人,并不是他一个人觉得害怕,因为他想问一问自己走到了哪,有没有走错方向。

     静远沿着山边的小路缓缓前行,转过山脚后,眼前突然豁然开朗,一片金灿灿的湖水映入眼帘。

   湖岸边长着一排参差不齐的翠柳,柳叶已经开始凋落,落在湖面一片一片飘荡着。

   湖边的路要宽敞许多,也好走许多。就在静远想催马提速之时,不远处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清澈的马鞭抽打声回响在山谷。

   很快两匹黑色的骏马就沿着湖岸朝静远疾驶而来。

   骏马上的两个人都身着白袍,头上也戴着白色的帷帽,根本看不清她们的脸。

   但是两人的体型都不魁梧,尤其和她们骑着的高头大马对比,更显得有些瘦弱。

   静远本想借机问一下路,但是看对方一路疾驰,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于是就提着缰绳让老马给她们让出路来。哪知道老马反应迟缓,还没挪到路边,对面两人就一阵风一样冲了过来,分别从静远左右一闪而过。

   老马似乎受到了惊吓,马头一仰就把静远甩到了地上。

     白衣人闻声放慢了速度,回头看了一眼静远。静远并无大碍,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然后急忙捡起掉在路边的斗笠,带在了头上。

   这时静远才闻到一股清香,应该是那两人从他身边过去时留下的味道。他虽然不知道这是胭脂香味,但也能肯定这两个人应该是女人。

   静远见二人放慢了速度,便想上前搭话,他并没有要问责的意思,只是想询问一下方向。

   可是就在此时,二人中的其中一个道:“六公主,快走。”

   原本停下来的一人在同伴的催促下,再次调转回马头。

   两人瞬间就消失在山脚的转角处,空留下马鞭声回响,还有静远身旁久久不散的清香。

   ……

     静远再次骑上老马准备上路,虽然路还是没问到,可是他心里也有了打算,自己也不是非要去福州不可,倒不如就这么一直走着,能走到哪里就算哪里吧。

   老马受到惊吓后迟迟都没有缓过来,怎么也不肯往前走半步。静远只好下马,硬扯着它往前走。

     “六公主?”静远边走边自言自语。“难道就是皇宫里的公主?那她两个人到这荒郊野外来干什么?”

   苦想无果,静远便将之抛之脑后。他现在也算是亡命天涯,自身都难保,也没有功夫去操心别人。

     走完湖边林荫路,又是一个山坡,翻过山坡之后太阳就已经落山了。不过离天完全黑下来还要一会。

   老马此时终于缓过神跑了起来,还没跑多远,静远见路边放着一个白色的包裹,非常显眼。他下马捡起了包裹,刚一拿到手就嗅到一股熟悉的香味,就是刚才他坠马时闻到的味道。

   这个包袱是那两人的。

   静远拿着包裹踟躇起来。若是平日,他定当全力去追赶二人,直至将失物还回去。可是如今他也算是逃亡之人,若是对方真是宫里出来的六公主,那还是要远远的避开才是。

   如今最好的办法就是丢下包袱,快快离开此地。可是当静远放下包袱之后,却迟迟没有挪动半步。

   出家二十年,如今才还俗几日就忘记了师傅的教诲,静远突然想狠狠抽自己一巴掌。

   既然做不到置身事外,那就只能冒险将失物送还,不过凭他的这匹老马,想追上那二人怕是难上加难。

   静远看天色已晚,此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倒不如就地安营,倘若那二人发现包袱丢了,一路找回来也好还给她们。

   做好了打算,他把包袱放在路边的一块大石头上,然后又寻了一颗树栓好了马。

     天色很快完全暗了下来,静远在山上转了一圈,找来了不少干柴升起了火堆。

   虽然天气炎热,根本无需生火,可是在荒山野岭的夜晚,有一堆火还是能让人心安不少。至少可以驱赶那些野兽。

   静远离火堆有一丈远,靠在大石头上,看着夜空中闪着无数的星斗。他感觉自己像似在做梦,于是还幼稚的掐了自己一下。虽然不是很疼,但是确实不是在做梦。

   寂静的山林起了风,静远肚子有些饿了,他看见旁边树上纹丝不动的站着一只猫头鹰,突然间就想到,不知道猫头鹰的肉能不能吃。他自小就来到灵源寺出家,记忆里从来没有肉的味道。如今还俗了,倒是可以尝一尝。

   静远刚升起这个念头,就被早已根生蒂固的善念打消了,于是拿出包袱里硬邦邦的馒头,一口一口的啃着。

     山上的蚊虫比较多,尤其在夜幕里燃起了火,静远驱赶着蚊虫,可是怎么也赶不完。这个时候他想起了以前师傅给他的驱蚊虫的药粉,离开灵源寺的时候他特意带了些出来。

   静远翻着包袱,却怎么也找不到药,于是就把所有的衣物都拿了出来,这才在包袱最下面找到一包纸包的药粉。

   静远重新将衣物收拾进包袱,一封书信却从衣服中掉了出来。

   一个很普通的信封,既没有封口也没有留字,静远从信封中掏出几张纸,第一眼便认出是沐讲禅师的笔记。

   ……

   静远看完了信,望着来时的路,他已经不知道那是不是灵源寺的方向了。

   连绵的山峦阻断了静远回望的目光,这一去恐怕是再也回去不了,他强忍着眼泪,只是默默的喊了声:外公。

   

     

  https://www.biqugexsw.com/94_94281/4535190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sw.com。笔趣阁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