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扶一把大秦 > 第394章 胡亥的春天(第一更)

第394章 胡亥的春天(第一更)

        胡亥是聪明的,他知道在嬴高的光芒下,自己要以一种什么样的姿态才能安稳的活下去,所以他才会在几乎算是跟自己从小玩到大的阳滋搬出咸阳宫之后神申请去了一处偏远的宫殿,嬴高至少在吃喝玩乐上面并没有亏待了自己的,胡亥之前曾经想到,自己这一生,估计也就是这样了。

        但是现在,嬴高又给了他最重要的一样东西,自由。胡亥知道,嬴高把自己放在跟其他的公子同一水平线上面,也算是对自己曾经错信了赵高的原谅。

        更重要的是,竟然赐了婚。嬴高个有品位的人,在女人上,那绝对是宁缺毋滥,这是胡亥知道的,所以对于皇帝对自己的这次赐婚,他心里面还是相当的期待的,同时,也下了个决心。

        次日,嬴高从朝堂上归来之后,就见自己的大殿之外,有一个人影在那一直跪拜着呢,显然是在等候着自己。

        走近了一看,可不正是自己的弟弟胡亥吗?按照嬴高的诏命,这一天正是胡亥应该出咸阳宫去大婚的日子,他竟然出现在了这,实在是有点让嬴高意外。

        一面往胡亥的面前走着,嬴高一面心想你这宫外面府邸和美女都给你准备好了,你上我这来干啥?

        “君上,胡亥特来拜谢君上!”

        一看到嬴高向着自己走过来了,胡亥连忙转身就拜在了嬴高的身前,显然,他的来意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来谢过放自己自由的嬴高的。

        “为何还不去宫外的府邸之中,切莫误了大婚的吉时,诸事朕都已然给你安顿好了,右相会代朕前去恭贺!”

        “君上,胡亥此来还有一事想要向君上请示一番,胡亥本就是戴罪之身,如今出宫,不应如此高调,大婚便是大婚,但胡亥独自在府中庆贺一番也就罢了,君上切莫再让右相与朝堂中的官吏们前往,胡亥……承受不起啊!”

        嬴高也不知道的之前那重大的变故让胡亥收了心性,还是因为胡亥害怕自己又再次张扬起来之后犯了忌讳引来更大的灾祸,但是总之现在的胡亥和之前相比,那还是相当的懂事儿的。

        既然他自己都说了不想太高调,那嬴高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坚持的道理了,但是胡亥不管怎么说,那也是大秦的正经公子,始皇帝的亲儿子,总归不能还不如一个平常的贵族不是?

        “既然如此,今夜朕会让阳滋带着你在宫外的那些兄长和姐妹前去道贺,你到了府中之后,吩咐侍从准备餐食便是,若是朕得了空闲,也会去的,就当做是我等皇族的家宴了。”

        “胡亥,谢过君上!”

        对于嬴高的做法,胡亥还是十分的感念的,所有始皇帝的儿女全部都聚集到他的府邸里面,那也会是相当的热闹啊。

        到时候就算是那些大秦的官吏没有参与,但是他们依旧会知道,皇帝对于他的这个弟弟,还是不错的啊!虽然你可以不靠近他,但是你却不能不重视他,或是打压他。这样一来,胡亥出宫之后的日子,至少不会有什么憋屈的地方。

        谢了嬴高之后,胡亥直接就出了宫,对于他那个坐落在咸阳宫角落里面的宫殿,胡亥没有任何的留恋,他早就听说了,嬴高给他准备的那个府邸,虽然并不是十分的大,但是距离他的几个哥哥的府邸都是不远,对于他这个大秦皇族的地位,还是十分的肯定的。

        带着自己的一些随身物品,坐着马车在禁卫的指引下来到了自己的府邸,胡亥发现这座府邸已然是被嬴高派人装点的十分的喜庆。

        最主要的是,胡亥知道,皇帝给自己赐婚的女子,此时应当是正在屋内等候自己呢。

        以胡亥的性子,再加上之前赵高对其的诱导,对于女子胡亥早已经不再陌生,但是自从始皇帝死了之后,胡亥的宫里却是冷清了许多,除了那几个自小就跟着自己的侍女,他还真就没怎么碰过别的女子了,所以对于这个自己的第一个正式的夫人,胡亥还是有着几分的期待的。

        “夫人,胡亥公子到了。”

        府中的厢房里,已经穿上了盛装的戚懿正端坐在屋内,但是她的脸上,却一丝的喜庆都没有,她心里面想要进入的,是咸阳宫,她想要做的,是如今大秦皇帝的夫人,而现在,和她之前心里面想象的实在是差的有点多了。

        在她的心里,对于嬴高已然是有了些怨恨之情,她怨恨嬴高给了她希望,但是最后让她得到的却是失望。

        但是这个时候,她还是的记得自己临近出宫的时候冯清告知过自己的话,那就是若非是冯去疾将她带到了此处,她压根就不会是大秦公子胡亥的夫人,而只会是在自己的面容公诸于世后不知被哪一个当地的贵族抢到府中,过着不知道多么悲惨的生活。

        所以,这貌似也还是不错的,虽然在真正的内心深处她并不是这么想的。

        当戚懿站起身来,向门外走去的时候,她的脸上已经挂上了灿烂的笑容……

        咸阳宫内,嬴高这一次回宫,没有去自己的大殿,也没有到冯清的寝宫,而是径直向就在自己平日里批阅竹简的大殿后身的宫殿走去,这里面住着的,正是昨夜才刚刚进来的田言。

        走到了殿门口之后,嬴高停下脚步,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显然是有点犹豫,但是看了看自己身后的几个禁卫,嬴高还是挺了挺自己的胸膛,暗暗的嘀咕了一句:“男子汉大丈夫,不能怂啊!”之后施施然的就推门进入了这座宫殿里面。

        嬴高进去的时候,田言早已经梳洗完毕了,这个时候的她,正在大殿里面正对着殿门的位置坐着,手里面拿着一册竹简,正皱着眉看着。

        忽然之间有人推门进来了,田言下意识的就用手向自己旁边的桌案上面一摸,却不想摸到的是空空如也,再一抬头,却见自顾自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大秦的皇帝。

        田言之前的动作,显然是在摸索自己身边的武器,但是她忘了,这是在咸阳宫,虽然嬴高已经说了,允许她持有兵器,但是这才是区区第二天,她的兵器朱家还并未送来。

        “你莫非不知,在这咸阳宫之中,敢于随意推门入内的,只有朕一人?也罢,朕竟然忘了,你此来的目的本就是袭击朕,之前的动作怕是已然习惯了,一时半会也是不能改正过来的。”

        嬴高一路自言自语的,就到了田言的身前,显然,他嘴里面口口声声的说着什么田言此来就是来刺杀他的,但是脸上却一点害怕的样子都没有。

        “你既然自称明君,却为何没有在朝堂之上,或是处理政务,为何午时未到就出现在了我的房中,如此做派,又如何敢于自称明君?”

        田言的思维,显然是十分的简单明了,嬴高在她的面前自称明君,还让她自己检验,这第一天你就不去处理政务而是到了我这,显然并不是一个好现象啊。

        但是对于田言的质疑,嬴高却是一点都没放在心上,他两三步就到了田言坐着的桌案之前,一矮身直接坐在了田言的对面,四目相对之下,田言发现俩人离得实在是有点太近了,连忙挪开了自己的目光,并且向后动了动。

        “何谓明君,让大秦的百姓安居乐业,兵强马壮,扫平异族,无人反叛,人人传颂,这方才是明君,朕的父亲每日在这大殿之中需得批阅一石之数的竹简,不批阅完成便不会歇息,因此数十个宫中的夫人那是数年连父亲的面都没见到过,尔等不还是日日在自己的郡县咒骂父亲,并且最终那项梁和陈胜还反了秦?父亲勤政,但却既没有让黔首说其贤明,又没有让贵族言其贤明,你是他是明君还是昏君?”

        “这……不论如何,始皇帝已然逝去,你竟如此议论,起码为人子,你便是不宵。”

        这尼玛,说不过我了竟然知道转移话题,嬴高还真没想到,一脸淡然的田言竟然还有着这样的本事,前世的经验告诉嬴高,跟这样的人讨论问题,你永远都会处在劣势上的。

        “唉,当真不亏是饱学之事,朕今日来,有两件事,其一乃是朕的新政半月之后就会发布,到时有何结果,朕自然会将各地的上报与你分享一番,其二,朕已然将与你同来的戚懿赐婚给朕的弟弟胡亥,今夜朕准备到他的府中庆贺一番,既然你与那戚懿是同来的咸阳,朕便带你前去。”

        说完之后,嬴高见田言的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叹了口气,起身就想要离开了,毕竟身为一个皇帝,都已经跟人家打了赌了,人家要是不承认你是一个明君,你自然就不能对人家用强不是?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作为一个皇帝,自然是更应该如此。再说了,就算是你想要用强,面对这么生性的田言,有多大的可能性嬴高的心里还是清楚的。

        “戚懿此人,功利心有些太重了,君上既然让她见识了咸阳宫的繁华,却又将其赐婚给一个最不受重用的公子,怕是其心中会沟壑难平。”

        就在嬴高刚要起身的时候,田言又说出了这么一句,本来嬴高还以为她得拒绝自己的要求呢,这回一听竟然只是个善意的提醒,还是让嬴高的心里面十分的受用的。

        “她不过是区区一个黔首之女,朕没有让她灰头土脸的回到故乡,已然是做到了极致,似她这样心肠的女子,朕的咸阳宫怎能有她一席之地?就算是不看这样,那戚懿的容貌,也是不及你万一的。”

        说完这话之后,嬴高也不管其他,终于站起身来,施施然的走了出去。

        他如此说,便算是在夸奖与我?既然我在他的心中有着如此的容貌,他为何还能安耐得住?

        看着嬴高离去的背影,田言的脑袋里面又被问题充斥着了。虽然她成功的把嬴高犀利的问题给打岔过去了,但是嬴高所说的话还是在她的脑中久久不能散去。

        勤政的皇帝就是好皇帝吗?这在之前的田言看来绝对是一个肯定的问题,但是听嬴高这么一说,勤政不勤政,跟皇帝好不好好像还真的就没有什么根本的关系。

        而且等到嬴高都已经跑得没了踪影了,田言才忽然之间反应了过来,自己怎么忘了拒绝晚上陪着他前往胡亥的府邸了呢,再者说,带着自己到咸阳城的闹市上面去的话,他难道就不怕自己当街把他给刺杀了吗?

        但是当然,田言是不会那么做的,那和她自小所习得的东西是不符合的,她不会听命与任何人,只会遵从于自己的本心。

        也正是因为这个缘由,在之前嬴高的面前她才没有动手,因为她不会因为自己的私仇,用简简单单的一剑结果了一个明君,那样的话,有多少黔首会因为之后的战乱毙命,田言是十分清楚的。

        自己该何去何从,或许真的需要等到自己得到了跟他的赌约的结果之后再说了。

        傍晚,日后才刚刚落下去,一直空置着的胡亥的府邸忽然之间热闹了起来。一天之前,嬴高在咸阳宫里面下的那个诏命这个时候早已经传遍了咸阳城了。

        虽然并没有什么大秦的三公九卿来巴结胡亥,但是至少已经有不少人开始暗中观察这个似乎被皇帝宽恕了的公子了。

        大秦的公子们,那但凡是出了咸阳宫的,在咸阳城里面的地位都还是不错的,因为他们终归是皇帝的至亲,在一些是非面前,人们认为这些至亲的话在皇帝的耳朵里面多少还是会起到一些作用的,虽然他们并不了解皇帝。

        所以那些已经出了咸阳宫的公子们,时常能够得到一些个在朝堂上面不入流的小官吏的孝敬,而他们对此还是十分受用的。而胡亥,显然即将成为这其中的一员了。

  https://www.biqugexsw.com/89_89228/273897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sw.com。笔趣阁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