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诸夏纪 > 第四十五章 巫道论神,十二尊位(六)

第四十五章 巫道论神,十二尊位(六)

        东夷巫奄的实力,虽然没有踏足人世间之巅,不过是普通的巫道称巫,得以长生,寿元不朽。

        相比起开明之主与灵山巫礼,这两位人间巫道绝巅,距离出世间成巫神只差迈出那一步的存在,自然颇有差距。

        但是他结合天时地势与巫法,将虚空禁锁的手段,却也非等闲可比,已经是人世间之中,最为顶尖之法了。

        此法几乎是如扶桑扎根天地一般,女丑之尸心神稍稍感应,发现以她的实力,竟无法将这虚空禁锁破开。

        是以,她才向开明之主与灵山巫礼求助。

        对于开明之主他们来说,若是身处这禁锁之中,想要破开,并不算太难。可从外破开,却唯有一法。

        这种法门,便是超脱人世间,以超脱人世间之力,一举将之崩碎,破除此神通巫法。

        但是这样一来,这次巫道论神,便再也与出手之人无关了。

        开明之主眉目低垂,看了一眼正与他交手的骆越之巫,忽然说道:“越巫若是此时退下,或可保全性命。”

        言语之中,满是威胁。

        他已经决定,若是姬考力有不逮,便出手将姬考救出。不过这样一来,他这次巫道论神,便就此结束了。

        与灵山的胜负可以将来出人世间再与巫咸争斗,但是十二尊位,确是要在姬考挡不住东夷巫奄之前,便夺到手上才好。

        “开明之主若有本事,尽可取我性命,夺此尊位,让我拱手相让,却难从命。”

        骆越之巫从越地北上,本就是冲着传越巫之法,显越神之威而来。虽然这位开明之主,巫道造诣超绝,但是他却不会认输,也不能认输。

        开明之主脸色微冷,没有再多说,手中的轩辕剑投影,散发出万道金光,朝着眼前的骆越之巫劈去。

        圣道运而无所积,故海内服。

        当初黄帝轩辕持此剑制服四方,开辟邦国礼乐的文明之道,开明法脉,便是由此而来。

        如今开明之主巫彭仗轩辕剑之投影,剑气纵横无匹,扫荡在绝巅之上。

        骆越之巫,便是有绝法巫鼓这神器,抵挡起来也是极为艰难。

        开明之主不过出了几剑,这骆越之巫便岌岌可危起来了。

        另外一座绝峰,灵山巫礼也在不断朝着朝着西瓯之巫攻击。

        万物刃的投影,与西瓯之巫手中,那根据说是天皇神曾经用过的竹杖,在绝巅之上往来交锋。

        两件兵器倒是势均力敌,但是西瓯之巫的巫道,毕竟远逊于灵山巫礼。并没有多久,便已经落入下风。

        巫礼的想法,几乎与开明之主一般无二,也想着早点占据尊位,可以腾出手来,救下可能丧命的姬考。

        然而西瓯之巫不愿意主动让出尊位,他就只能以力相逼了。

        ······

        虚空之中,姬考几乎已经可以用逃窜来形容了。

        不断御使纵地金光法,在空中左闪右避,躲避连绵不绝,遍布星空的太阳神光与太阴神光。

        偶尔之时,还要听东夷巫奄对他所使手段的点评,这位东夷之巫,俨然已经是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了。

        姬考在星空之中躲避,看似杂乱无章,但是却任却不断在往北而去。

        巫奄没有在意姬考此举,本来想着在施展一些神通,快点将姬考绞杀在星空之内。但是他目光一扫,却发现了东海之中,静立不动的两个身影。

        于越姒无余与自己的好友薄姑,体内竟然都没有了灵魂。

        巫奄眉头一皱,从袖口之中,飞出一道虹光,朝着东海之上打去。

        虹光在东海之上,顿时化作一只三足金乌,长颈三足,羽尾华丽,金光耀目,在金色火焰之中发出清丽的鸣叫之音。

        这只金乌并非是真实金乌,乃是巫奄的巫道神通所化,太阳之力弥漫在东海之上,朝着姒无余打去。

        然而姒无余的双目,犹自幽深混沌,对于外界的一起存在,都懵懂不知。金乌还未碰到姒无余,便朝着他的双目冲了进去。

        在姒无余的心境之中,他与薄姑两人,正在行人伦大事。

        这是当初彭祖过于越,在会稽山祭拜禹王之时,传给他的双修之法。不过彭祖之法,终究更合炼气之道。

        他花费近十年时间,才逐渐将它融入了自身巫道之中。

        如今薄姑既然以这种魅惑手段对他,那他自然也不介意施展彭祖的双修之法。

        两人就在这定境之中缠绵,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周身的气力几乎都耗光,却仍然没有停止。

        他有彭祖之法,薄姑亦曾得过素女之教,双方便是在这房中之术上面,也都不愿意认输。大战一场接一场,几乎连绵不绝。

        素女乃是轩辕之时的人物,研究房中之道,更早于彭祖务成子之辈,几乎可以算是此道真正的祖师。

        薄姑虽然未得嫡传,只是偶得残经,不过浸淫多年,却也非同小可。

        忽然,一道阳和之力涌入这方天地之中,薄姑与姒无余同时一震。

        然后两人相视一眼,似乎从一场梦境之中醒来一般。

        薄姑连忙从姒无余身上爬起,正要穿衣服,却闻听姒无余一声轻笑。

        然后,这一处心神之界,便就消匿于无形之中。

        两人的神魂,同时回到了东海之外的肉身之上,然后目光相对,极为复杂。

        适才在那一界之中,不知过去了多少时间,可以谓之神交也。

        见到薄姑醒转,巫奄这才放下了心,他的心神,便重新放到姬考身上来。

        此时的姬考,已经被他的太阳神光与太阴神光,逼到了中天偏北的位置。

        两道神光,一阴一阳,生生不息,几乎不用他特意操纵,便能够不断化生,攻击姬考。

        不过他看着十二绝巅之上,已然有人在其中争锋,夺取尊位。他心念一动,便控制两道神光相合,成为一道黑白交错,阴阳相间的神光。

        这道神光,可以称为阴阳神光。

        炼气士之中,有容成天师,极善阴阳之道,练就了一道阴阳神光,有着分理天地之能,开辟清浊之威。

        他这神光,自然远远不及容成天师,却也有着不小的威能。

        虚空震荡,阴阳之力近乎无处不在,让姬考根本找不到地方去躲避。

        恰在此时,十二绝峰之巅,开明之主巫彭,一剑将骆越之巫枭首,绝法巫鼓掉落在地。

        灵山巫礼,也直接将西瓯之巫大乱绝峰之巅,扫落在巫道法界的大地之上。

        此人口中鲜血不断喷出,连走都走不动,瘫坐在大地之上,仰望绝峰之巅,心中愤恨难言。

        即便没死,但是争夺十二尊位,却也与他无关了。

        而绝巅之上,开明之主与灵山巫礼,则开始以巫力与这绝峰相合,定住这一方尊位。

        等到尊位一定,他人便再也难以占据,而他们也可以出手,将姬考从虚空之中解救而出了。

        似乎感应到已经有人在开始巫力与尊位相合了,人间大战的昆吾君与九黎之巫,两人言谈一番之后,便就此罢战,飞上云霄绝巅,直接各自占据了一峰。

        挡在面前的无尽雷霆电光,几乎指掌之间被他们破去。

        其他人见此,顿时也心有所动,下方争斗的荆蛮之巫荆伯与百濮之巫苍吾君,也朝着绝巅之上飞去。

        他们正好要各上一个尊位,闯入雷霆之中。

        忽然,后方传来一个如同闷雷一般的声音:“无用之辈,也配上绝巅吗?”

        说话之人,正是南越之巫,一道斧光划过,将他们的道路挡住了。

        而后,斧光一旋,便朝着他们落去。

        荆伯与苍吾君见状,顿时大惊失色,各往一边退去,想要避开这凌厉的斧光。但是这斧光,如同跗骨之蛆一般,一直朝着他们而来。

        “这尊位非你所能夺,还是老老实实在旁边看着吧。”

        又有一道斧光,从苍吾君的旁边闪过,将前面那道斧光挡了下来,让她逃过一劫。

        而荆伯就没有这般的幸运了,直接被这一斧斩成两截,便连最后的话都没有说出来。

        “来,司刑之巫,别人论神,我们到这绝巅之上论斧法。”

        南越之巫,丝毫没有将斩杀荆伯之事,放在眼中,仿佛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

        司刑之巫见到南越之巫约战,自然不拒绝,两道斧光,在同一座绝巅之峰亮起。

        ······

        星空之中,眼见充斥四周的阴阳之力,如刀锋剑芒,将自己笼罩。阴阳神光更是威能恐怖,随便一沾,便有着身殒之危。

        姬考站在星空北极之处,却已经不再躲避了,目光凛凛,直视星空的某处。

        “也是时候做个了结了,东夷巫奄。”

        “你是怎么知道我身在此处的?”

        在姬考目光看向的位置,东夷巫奄现身而出,看向姬考的目光,充满了惊疑。

        姬考淡淡说道:“周天星辰,皆为我所掌,我自然能发现你的位置了。”

        “哈,周天星辰,皆为你所掌,真是好大的口气。我倒要看看,身死的你,该如何执掌周天星辰。”

        巫奄说完之后,阴阳神光像是两条神龙一般,相交相汇,朝着姬考碾压而去。

        姬考手中,则赫然现出一副图卷,展开在星空之中。

  https://www.biqugexsw.com/87_87537/273894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sw.com。笔趣阁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