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 464.穆妍有一个见面必杀鸡的好朋友(二更)

464.穆妍有一个见面必杀鸡的好朋友(二更)

        深夜时分,玄叶国皇宫一片静寂,御书房中还亮着灯。

        叶曌和叶明华父子相对而坐,一时沉默无言。

        “父皇,不如把容家人都放了吧?”叶明华开口,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这样的手段,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会让我们的处境更加艰难。姓连的那对父子不帮忙的话,即便父皇身边还有其他的高手,但都未必会是神兵城那些人的对手。”

        “放了容家人,然后呢?把玄叶国也拱手相赠吗?”叶曌冷声说,脸色难看至极。很显然,他并不想接受这样的结果。

        叶曌不是不够理智,只是玄叶国如今的处境很艰难,想打仗,面对的敌人是曾经的天冥国和青鸾国加起来的力量,根本没有任何胜算。想用计,可一旦没了连氏父子相助,他们单从高手这方面,跟神兵城也无法相比。

        叶明华看着叶曌神色严肃地说:“父皇想要什么样的结果?”

        叶曌沉默了。他想要什么样的结果?本来玄叶国好好的,跟其他势力也都相安无事,但就是因为他行事太保守了,没有及时出手,等外面风云变幻已成定局的时候,玄叶国再想出手,便已经处于很艰难的境地了,即便在这个过程中,玄叶国什么都没做,但也阻挡不了冥氏皇族一统天元大6的脚步了……

        叶曌自然幻想过灭掉冥氏皇族,让叶氏皇族成为天元大6之主,但这谈何容易?而玄叶国想继续保持跟冥氏皇族的友好关系,大家各自安好,也根本是不可能的,大势所趋,即便不动,也会挨打。

        叶明华又叹了一口气说:“父皇,如今我们手中已经没有什么主动权了,先放了容家人,等神兵城的人来了,我们跟他们好好谈谈,结果如何,由不得我们了。但现在我们再做一些无谓的抗争,用一些不该用的手段,只会让结果对我们更加不利。我一直相信神兵城城主的人品,只要我们别太过分,她不会真的为难我们的。”

        叶曌继续沉默,过了片刻之后才说:“明日一早,你亲自去天牢,把容家人都放了。届时朕会下旨,为他们平反,说这是一场误会。”

        叶明华有心想开口说不如今夜就把容家人放了,宜早不宜迟,可叶曌的心情显然差到了极点,不想再多说什么,神色疲惫地摆摆手说:“你先退下吧,接下来的事情,明日再议!”

        “是,父皇好好休息,儿臣告退。”叶明华起身,行礼过后,便离开了。

        一出御书房的门,叶明华抬头看了天空的一轮明月,摇头叹气,大步离开了。世事变幻无常,玄叶国已经处于漩涡之中,最终会走向何方,由不得他们自己掌控,要看“敌人”对他们有多仁慈了……

        重华宫。

        叶重华坐在他的书房之中,打开一个暗格,拿出了一副画像。

        画像上面的人,是穆妍,却也不是,准确来说,是叶重华前世认识的言卿的模样,并且是他们第一次遇见时候的样子。

        那个时候,叶重华还是个少年,言卿只是个小姑娘,穿着学生制服裙,披着长长的头,身材清瘦,皮肤白皙,五官精致,眼眸沉静。那一次相遇,让叶重华心中生了情,也生了魔,两辈子,都不肯放手。

        “为什么会这样……你明明应该是我的……”叶重华看着言卿的画像,神色痛苦,喃喃地说,“上一辈子,我认错了人,娶了你的妹妹,是她故意骗我,不是我的错啊,我跟你解释过了,你为何不肯接受……我们在这个世界重逢,这是上天给我们重新来过的机会,我一直在找你,找得好辛苦,可你竟早早地嫁给了别人,生了别人的孩子。到现在,你明明知道我在这里,你知道是我,你早就知道了对不对?因为齐玉婵的心,是我给她换的,当你从她口中听说我的名字的时候,就该知道是我来找你了,你为何避而不见,为何不肯与我相认?”

        两行清泪,从叶重华眼角滑落,他苦笑了一声,自言自语:“言卿,我们都不属于这个世界,只有我才是你的同类,只有我可以理解你,你为何就是不肯给我一个机会呢?为什么……为什么啊……我的心真的好疼好疼……”

        “叶重华。”

        突然听到有人在叫他,叶重华神色微变,把手中的画像收了起来,下一刻,就看到连瑀从天而降,出现在他面前,连瑀身后还跟着连策。

        “你们又回来做什么?”叶重华眼神戒备地看着连瑀。

        连瑀面对着叶重华的方向说:“我爹说让我回来向你道歉,然后继续请你为我医治眼疾,因为我爹不相信冥修可以把我的眼睛治好。”

        叶重华拧眉,站在连瑀身后的连策眼底闪过一道莫名的光芒,就听到叶重华冷哼了一声说:“连瑀,我说过了,除了我,没有人能治好你的眼睛!你羞辱了我,还想让我给你医治?好啊,你现在跪在我面前,我可以考虑一下原谅你!”

        连瑀闻言,微微点头说:“果然。”

        叶重华面色一沉,就看到连瑀偏头,对连策说:“爹,我说得没错吧?叶重华根本就不要脸,之前我骂他骂得狗血喷头,他一看又有机会利用我,便立刻把先前生的事情都给忘了,如果我们真的要继续让他为我医治的话,即便我不下跪,让他对我下跪,求我们帮忙,他都绝对会同意的!”

        连策冷哼了一声:“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如果脑子灵光一点,不要为了一个女人如此执念的话,未必不能成大事。”

        “可惜啊,他脑子不灵光,还惦记着别人的妻子,这种没脸没皮地非要拆散别人家庭的人,是要遭雷劈的!”连瑀冷笑。

        连策轻咳了两声:“这话,也不要乱说。”

        连瑀知道,连策肯定是又想起他的宝贝外甥晋连城了,晋连城也想抢别人的媳妇儿,跟叶重华想抢的还是同一个女子,但连策可不希望晋连城遭雷劈。

        叶重华面色难看至极:“连瑀,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既然不想让我为你医治,就从这里滚出去!我绝对不会求你!”

        “不用求我,因为求我也没用。”连瑀说,“不过你不应该把你的暗卫找出来吗?非得我明明白白告诉你,我是来找你麻烦的,你才能意识到危险?你要不要这么蠢?”

        连瑀话落,叶重华高声说:“来人!”

        下一刻,两个暗卫出现在房间里面,持剑朝着连瑀和连策打了过去。

        然后,连瑀和连策站在原地没有动,父子两人各打出了看起来轻飘飘的一掌,两个暗卫就直接被打得飞出了门外,只能听到重物落地的声音,再也没有别的动静了。

        “叶臭不要脸,我让你叫人你还真叫啊?这么看不起我们?就叫来那两个货色?”连瑀冷笑,“还有吗?没有的话,我可要对你不客气了。”

        叶重华神色有些惊惶,推着轮椅往后退,一边退一边说:“交易不成,你们也没有任何损失,为何非要为难我?我没有做过对不起你们的事情!”

        “我跟你说过的话,你怎么就是一点儿都不往心里去呢?”连瑀摇头叹气,“我都说了,我跟神兵城城主阿九一见如故,是好朋友,我还要请她的丈夫和兄长为我医治眼疾,可你偏偏不要脸地非要纠缠她,要找她麻烦,我当然不能坐视不理了。她应该也快来了,我得在她来之前,把麻烦帮她解决了,这样才够义气!不过这些做人的简单道理,你这种贱人肯定是不懂的,我也不跟你废话了。”

        连策听着连瑀连讽带骂的,都愣住了,因为他以前也没见过连瑀对别人这个样子,现在显然是叶重华真的把连瑀给恶心到了。

        连瑀话落,叶重华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连瑀身形如鬼魅一般,已经到了他的跟前,伸手就把他从轮椅上面提了起来,轻笑了一声说:“不要怕,今夜我不杀你,你是死是活,我交给阿九来处置,毕竟你也恶心了她很长时间,我总要留着你的命,给她一个出气的机会。现在,你就随我们走一趟吧!玄叶国的太子殿下!”

        叶重华还没来得及喊救命,连瑀已经一掌把他劈晕了过去,然后提着他,和连策一起,悄无声息地出了玄叶国皇宫。

        玄叶国子夜城的天牢里面,容老爷子靠着冰冷的墙角坐着,闭着眼睛并没有睡着。

        “爹,大哥真的会让神兵城的人来救我们吗?”容谦的弟弟压低声音问了一句,“我们家真是遭了无妄之灾啊!皇上……唉!”

        “不必多言。”容老爷子睁开眼睛,神色淡淡地说,“事已至此,安心待着便是。”

        “可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我们最后也不知道会落得什么样的下场,按照皇上的圣旨,再过五天,就要把我们满门抄斩了。”容谦的弟弟神色难看地说。

        “这一局,如果玄叶国赢了,我们不会有事,如果神兵城赢了,我们也不会有事,我们需要做的,就是什么都别做,听天由命。”容老叶子眼中精光闪烁,显然对于他们现在的处境很清楚。

        “希望如此吧。”

        ……

        已经是后半夜了,天牢之中的犯人大部分都睡着了,天牢门口突然传来一阵骚动,守卫很快集结到了一起,不少犯人也都被惊醒了,包括被关在天牢最深处的容家人。

        “爹,会不会是神兵城的人来了?”

        “不知。”

        “如果是的话,我们要跟他们走吗?”

        “你说呢?”

        “儿子愚钝,不知道。”

        “为父说了,我们要做的就是什么都不做。没人救,我们就待着,有人来救,不管是谁,我们都跟着走,我们并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

        “是,儿子明白了。”

        ……

        这会儿来到天牢门口的连策和连瑀,完全没有想要用什么调虎离山之计或者别的什么计策的打算,直接带着叶重华从天而降。

        连瑀冷声说了一句:“给你们一刻钟的时间,把里面的容家人全都请出来,否则我就把你们太子殿下的脑袋拧下来!”

        虽然夜色幽暗,但天牢之中很快变得灯火通明。没有人不认得叶重华,即便没见过他那张脸,也都知道他那条残废的腿。

        于是掌管天牢的官员一声令下,天牢的守卫慌不迭地冲进去放人去了。

        容家人在容老爷子的带领下,一直很安分,这会儿也不问是要做什么,一个个都跟着出来了。

        “把太子殿下放了,不然休怪我们不客气!”一个官员把剑架在了容老爷子的脖子上,双方呈对峙姿态,剑拔弩张,互不相让。

        连瑀冷笑:“威胁我?你杀一个人,我砍你们太子一条腿,你觉得这样的交易划算吗?你要觉得合适,尽管来!”

        天牢的官兵神色都很难看,事实上就算是为了救叶重华,他们也不敢贸然动容家人,尤其是容老爷子,因为叶曌给天牢下过密旨,不允许任何人为难容家人……

        “不跟你们废话了,把人都放了,你们护送他们回容家,我会带着你们的太子殿下一路陪着的。”连瑀开口说。他刚刚想了想,容家老弱妇孺几十号人,他跟连策想直接把人带走也不容易,况且他觉得神兵城的人应该就快到了,穆妍也会在里面,不如就把人救出来之后,直接在子夜城等着好了,叶氏皇族气数已尽,到时候就帮穆妍把玄叶国给灭了算了。

        有叶重华这个人质在手,叶重华现在还是玄叶国的太子,那些官兵无奈,只能听连瑀的,把容家人全都送回了容太傅府,然后眼睁睁地看着连瑀提着叶重华也进了容府,容府大门关上,很快被重兵围了起来。

        “不知这位公子是?”容老爷子客气地问。他不认识连瑀,也不认识连策,甚至没听说过神兵城有这号人。

        “在下是神兵城城主的好友,你们不必担心,她应该也快来了。”连瑀说。

        “多谢两位大侠,这里是寒舍,两位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容老爷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容家人各自回了自己的住处,感觉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家里一切如昔,可他们的心情却很难恢复平静了,因为他们现在虽然被神兵城城主的好友所救,却没有离开子夜城,依旧在玄叶国的地盘,明天会如何,他们心中还是有些忐忑的……

        叶重华已经醒了,并且知道他身在何处,也知道连瑀利用他做了什么。他满面怒色地看着连瑀说:“你少得意!冥修未必不是说谎在利用你,等日后他治不好你的眼睛,到时候你就一辈子当个瞎子吧!”

        连瑀叹了一口气:“姓叶的,你能不能别说话了?你一说话就暴露了你有多无知多愚蠢!”

        “瑀儿。”连策若有所思,“万一那个冥修真的治不好……”

        “爹,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是不是还想做两手准备,留着叶重华,万一冥修兄弟治不好我的眼睛,再用叶重华?根本不必如此,因为就算冥修兄弟治不好我的眼睛,我也不会让叶重华给我医治的,我宁愿一辈子当个瞎子,也不会求那种贱人。”

        “你这孩子……罢了罢了,都听你的吧。”连策摇头说,“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叶皇应该已经知道他的宝贝儿子在我们手中了,我给他提个条件吧,自废皇位,下旨把玄叶国拱手赠给阿九,给他一天时间,做不到,我就把叶重华另外一条好腿也给砍了送到他面前!”连瑀轻哼了一声说。

        “万一叶重华威胁不到叶皇呢?他根本不是叶皇中意的太子。”连策问。

        “叶皇非要敬酒不吃吃罚酒的话,那也好办,我直接去把叶皇给砍了,事情就简单得多了。”连瑀很淡定地说。

        “瑀儿,你当真是为了让冥修兄弟为你医治才如此尽心尽力?还是为了那个阿九?”连策蹙眉,他的儿子连瑀一向不喜欢多管闲事,因为眼疾,连瑀从小也没有什么朋友,不喜欢跟别人来往,怎么这次如此积极主动地帮神兵城的忙?

        “都有。”连瑀点头说。

        连策神色微变:“瑀儿,你别告诉为父,你也看上那个阿九了?这可万万不行!”

        “爹你说什么呢?我们是好朋友。”连瑀很认真地说,“我这辈子迄今为止最欣赏的好朋友。”

        “好吧,你心里要有数,她可是个有夫之妇,为父不准你乱来!”连策神色严肃地说。

        “这话,爹应该回去告诫表哥。”连瑀唇角微勾。

        与此同时,穆妍一行已经到了距离子夜城最近的一座城池,准备休息一下,明日天亮就继续出,赶往子夜城。

        “师姐,到了子夜城,什么打算?”独孤傲神色认真地问穆妍。

        “先救人吧。”穆妍神色平静地说,“把人救出来,再谈其他。”

        “怎么救?有计划吗?”独孤傲问,他对这件事非常上心,因为要救的那些都是容筝的亲人。

        “计划?”穆妍想了想说,“本来我是想见机行事的,不过计划一下会更稳妥。叶重华现在不是玄叶国的太子吗?我们把他抓了,直接去天牢换人就是了,非常简单。”

        “嗯。”独孤傲点头,“后面怎么做?”

        “其实我没打算带着容家那么多人一起走,这里是玄叶国的地盘,要带着一群老弱妇孺一路回神兵城,叶曌不会放过我们的,到时候我们为了保护容家人,倒是会变得很被动。”穆妍说。

        连烬点头:“的确如此。”

        “所以我们救人之后就不走了,直接留在子夜城,跟他们交涉!抓了叶重华,叶曌还不肯低头的话,那就是真的要找死了。不过其实我觉得,叶曌应该没有那么蠢才是。”穆妍说。

        “可叶曌未必会为了叶重华而妥协。”独孤傲说,“叶重华只是个没有的残废,我觉得叶曌让他当太子,也不是真心的。”

        “不重要,叶曌不肯低头,非要找死的话,就直接杀了他,事情就更简单了。”穆妍很淡定地说。

        连烬微微一笑:“什么事情到你这里,似乎都很容易一样。”

        “事在人为,谨慎一些,放手去做,办法总比困难多,没什么大不了的。”穆妍唇角微勾,“不过就是不知道连瑀是不是已经跟他爹一起离开了。”

        “师姐,你真的觉得那个姓连的,不会为叶重华所用吗?他可是晋连城的表弟。”独孤傲神色严肃地说了一句。

        穆妍抬手狠狠地敲了一下独孤傲的脑门儿:“独孤小傲你会说话吗?阿烬还是晋连城的亲弟弟呢!表弟怎么了?表弟就跟晋连城一样了?”

        “师姐,我不是那个意思。阿烬,你别往心里去。我只是觉得我们还不太了解连瑀,况且做主的应该是他父亲,万一他父亲坚持要求叶重华呢?不是没有这种可能。”独孤傲捂着脑袋,很客观地说。

        “你说的倒也没错,但我相信我的直觉。”穆妍很认真地说,“不必担心,我们到了子夜城先打探一下消息,再见机行事便是。”

        第二天,天色微亮,玄叶国皇宫之中没有任何动静,而提前出的穆妍一行,已经暗中进了子夜城,找了一家客栈的后院住了下来。

        连烬出去了一趟,很快回来了,把打探到的消息告诉了穆妍,说昨夜容家人已经被救走了,但救人的是什么人,暂时还不清楚。

        独孤傲听连烬说完,愣了一下:“师姐,怎么像是有人提前用了你的计划,做了我们想做的事情?跟你的打算简直一模一样,谁跟你这么有默契?”

        穆妍眼底闪过一丝笑意,意味深长地说:“他果然是装傻,早就知道我是谁了。”

        “师姐你在说什么?”独孤傲表示不解。

        穆妍看着独孤傲说:“独孤,你去抓几只野山鸡回来。”

        独孤傲一脸懵逼:“啊?师姐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没跟你开玩笑,快去!抓好之后杀了洗干净,然后带着去容太傅府。”穆妍说。

        “这是要干什么?”独孤傲问。

        “给朋友的第二次见面礼。”穆妍唇角微勾。

        ------题外话------

        二更送上,多谢支持(*^▽^*)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

  https://www.biqugexsw.com/81_81052/277919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sw.com。笔趣阁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