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革命吧女神 > 一千一二三 崩灭的前夜,圣女公主之殇

一千一二三 崩灭的前夜,圣女公主之殇

        “努力到这个程度都还不够吗?”

        “因为整个世界已经污秽了,不要再想其他的事情,我们开始准备方舟吧。”

        瓦伦丁神皇堡一侧,如金字塔般的建筑深处,光幕散去,秩序教廷的两位枢机主教肃然低语。

        博杜安显得很淡然:“既然有纪元的更替,为什么不能有第二次黑暗时代呢?”

        布林托眉头深皱:“我们要做的事情不仅是方舟计划,曙光帝国也必须维持,不然无法为吾主提供最后阶段的资源,我们也没办法……”

        博杜安摆手说:“只要紧握北方三国,就能执行方舟计划。如果帝国还存在,必然不满北方三国脱离控制,甚至整个帝国为其输送资源的状况,反而会拖累计划。”

        布林托愕然:“不要帝国?怎么可以!?你是怎么想的?”

        “从一开始,曙光帝国就是个怪胎”,博杜安说着往日绝不可能出口的话语:“这个帝国是怎么来的?是特蕾希娅陛下妄图通过人神合一,实现凡人可以抛开教会,人人直接面对神祇的迷梦!”

        “吾主只是觉得这个帝国在汇聚资源上有不少好处,才让它维持至今。”

        “现在形势变化,吾主最后一次拯救凡人的努力失败。凡人已经无可救药,整个世界都要重来。为了这个目标,让这个帝国提前一步湮灭,这有什么奇怪的?”

        布林托用难以置信的语气问:“没了帝国,我们拿什么来汇聚资源,建造方舟?”

        博杜安呵呵笑道:“没了帝国,那些贵族、魔法师以及其他蠢蠢欲动的势力,也没了汇聚力量,反抗秩序教廷的依凭。”

        布林托噎住,博杜安继续:“相反,让这个帝国消失,让旧王国的贵族们去为自己的传承争斗,让贪婪的魔法师去为新的国家争斗,我们秩序教廷自然能抽身事外,专注在为吾主奉献的事业上。”

        布林托鄙夷的道:“你的想法的确有道理,可也未免太天真了!”

        “赤联在主位面又一次获胜,他们还会像四年前那样止步不前?”

        “没了曙光帝国,东费恩必然陷入混乱,他们会坐视不理?”

        “不要忘了,特蕾希娅陛下的妹妹凯瑟琳也有继承帝国的资格,只要她出面号召,我们丢掉的帝国,会在她手上迅速重现!”

        “更何况传言……不,刚才我们已经看到了,那个叫蕾娅的魔女,就是特蕾希娅陛下的重生!”

        “想想她重新举起特蕾希娅的旗帜,会给吾主的信仰,会给秩序教廷,还有我们的计划造成多大的影响?”

        博杜安的脸颊抖动了几下,转开视线说:“只要赶在计划完成之前解决问题就行,有这样一个帝国在,教廷做什么都束手束脚。”

        布林托继续反击:“你觉得光靠一次圣女祭礼,就能解决吾主还需要的所有资源吗?刚才的神谕你也收到了,那可不是个小数目。”

        博杜安语气缓和下来:“你说的也有一定道理,看来是我对帝国的了解还不够,毕竟不像你在亲自料理帝国政务。”

        “既然如此,我们只好分工了。我去负责方舟计划,你去确保教廷对帝国的稳固控制,目的不是维持帝国的存在,而是……你懂的。”

        布林托也低低笑了:“这就是你想要的,一开始你就不希望我插手方舟计划,才主张丢开帝国?”

        博杜安坦然回视着他:“你愿意丢开帝国,我可以让位。”

        布林托沉默了一会,点头说:“好吧,我来主持帝国这边的事情,但你得整理一下你的部下,免得在这个时候闹得不可收拾。教廷的索取也不能妨碍到我对帝国的掌控,不然我也不好约束部下。”

        博杜安的回应针锋相对:“我保证除了北方三国外,从帝国其他区域调集的资源都只限于方舟计划所需。你也得确保依靠帝国,可以解决吾主修补天堂山的资源。”

        他沉下脸色,强调道:“另外,有些人还没看清自己的地位,我敢肯定他们会在这个关键时刻捣乱。既然你负责帝国方面的事务,我希望尽快看到结果。”

        布林托点头:“这是当然的……”

        ………………

        神皇堡底层,皇宫的小议事厅里,帝国皇帝琼恩-曙光神色苍白,用希翼的目光看着秩序圣女兼内廷侍卫长,对他而言亦师亦母的奥弗琳:“陛下有回应吗?”

        不仅是皇帝,首相唐古斯大公在内的若干帝国重臣,视线也都聚焦在奥弗琳身上。在所有秩序神职者里,只有这位圣女是忠于皇帝和帝国,站在他们这边的。

        “陛下的确发下了神谕,但我……感应得不是很清晰……”

        奥弗林的额头满是汗水,刚才她和君臣们一直在看着光幕中的战况,当秩序女神的黄金巨手探下时,还异常振奋。

        等那个新生的月女士出现,粉碎了金手时,厅堂里陷入一片死寂,她的心也像是坠下了深渊。

        皇帝花了好一阵功夫,才克制住心中的震荡,有了力气开口,而她却不敢吐露实情。

        “只能感觉到,陛下对我们很……”

        完全不说也会令人怀疑,她决定说出一部分真相:“失望。”

        皇帝、首相和大臣们神色无比羞愧,再渐渐沉重,直至惊惧。

        女神陛下对他们失望了,这个帝国的前路又在哪里呢?

        奥弗琳赶紧解释:“不是对我们帝国失望,而是对所有凡人失望。”

        “神谕说陛下会专注在天堂山修补的工程上,主位面的事情,由我们……好自为之。”

        唐古斯大公追问:“我们指的是谁?”

        奥弗琳沮丧的摇头:“就是这部分不清楚,不知道陛下是说凡人,还是帝国。”

        琼恩的手紧紧捏着宝座护手,手背上的青筋都凸了出来:“那我们该怎么办呢?”

        奥弗琳暗暗叹气,勉强挤出笑容说:“皇帝陛下,这是您该决定的事情,您自己的想法呢?”

        首相和大臣们都微微摇头,彼此交换着眼神,极力思忖下一步的行动,乃至整个帝国的未来。

        没人期待这个傀儡小皇帝能说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这位琼恩-曙光的功绩,仅仅只是让这个帝国的皇位并没有空着而已。还因为他对奥弗琳的依赖不加掩饰,带来的副作用甚至超过了他的功绩。

        好在也没多少人太在乎这个皇帝,他的存在感比另一位皇帝还要薄弱。

        看琼恩低下了头,奥弗林的叹息变深,果然啊,琼恩还太年轻,连女神陛下都要放弃凡人了,他怎么能带来希望呢。

        厅堂里又沉寂了很长一段时间,就在首相准备谈谈必然会面对的防御战事时,皇帝忽然抬头,眼里充盈着坚定而自信的光彩。

        “我们的确让女神陛下失望了,因为我们总是企图依靠陛下,总是认为我们的力量只能来自陛下的赐予!”

        “我们并没意识到,我们跟赤红女士和那位李奇-普雷尔的战争,决定的是自己的命运!”

        “我们应该充分调动帝国子民的热情,让他们为自己而战!”

        “他们应该守护自己的信仰!”

        “他们应该守护自己的田地、林木、家园、城堡、亲人,还有自己的传承!”

        “帝国舰队失败了,但这不是一切!这场战争争夺的又不是战舰,而是我们的传承、信仰还有灵魂!”

        “我们还有好几亿忠诚于帝国的子民,还有背负着万年传承的贵族和掌握了各种力量的超凡者,他们都不会认同赤联强加给他们的信仰,也不会接受飘渺未知的命运。”

        “我们还可以战斗!”

        “当战场从天空变到陆地,武器从战舰变成心灵时,我们还有敌人无法撼动的优势!”

        介于少年和青年的皇帝这番话慷慨激昂,不仅让首相和大臣们无比震动,奥弗琳也异常喜悦。

        琼恩……果然长大了呢……

        但是……

        苦涩在奥弗琳心中弥漫,但是这样的话就已经违背了秩序信徒应有的信仰。

        我们的力量当然只能来自神祇的赐予!

        我们的命运当然只能由神祇主宰,怎么可能自己掌握!?

        除了等待,我们还能做什么……

        奥弗琳头痛的暗暗呻吟,她发现自己更加迷茫了。

        是啊,如果凡人的力量来自神祇的赐予,命运又都由神祇掌握,那么还有必要做什么呢?

        静侯神谕中说的“最终裁决”不就好了?

        她的神色让皇帝产生了误解,声音也更大了:“奥弗琳,我说的不对吗?”

        “神谕不是说了,陛下对我们失望了吗?”

        “不是说了,让我们好自为之吗?”

        “那我们就去做啊!”

        “从来就没有救世主……呃,我不是说信赤联那一套,不过事在人为这个道理我觉得说得没错啊,如果一切都由女神陛下定好了,我们还聚在这里做什么呢?”

        皇帝的逼问让奥弗琳想说什么也出不了口,只是暗暗苦笑,真不该让他接触到那些即便不是来自赤联,也受了赤联信仰浸染的幻景。

        首相和大臣们却纷纷点头、鼓掌甚至喝彩。

        皇帝说什么不要紧,关键是他认为帝国应该动起来,应该把贵族、魔法师、商人乃至民众们都动员起来,这样的态度还很坚决,这意味着他们有了从秩序教廷手中夺回被侵占的权力的底气。

        奥弗琳隐隐不安,正想说什么,侍从忽然发来传讯:“波迪娜公主求见皇帝陛下。”

        眉头沉下,作为“皇室圣女”,对这位跟帝国重臣维持着良好关系的“教廷圣女”自然没什么好观感。过去一向没什么交集,现在跑过来找皇帝,奥弗琳下意识的就生出警惕。

        ………………

        远离议事厅的偏厅里,奥弗琳见到了波迪娜,正要说皇帝正在议事之类的推脱之辞,波迪娜却异常严肃的道:“女神陛下的神谕你该收到了,你甘心这个帝国就此覆灭吗?”

        奥弗琳惊住,这才回过神来,对方既然也是秩序圣女,排位还比自己高得多,自然也收到了神谕。

        她虽然没有感应完全,但女神所说的“最终裁决”,的确是让凡人重新来过。

        两人对视了好一会,过往的生疏、隔阂和猜忌在对视中渐渐消散,在这样的时刻,两位圣女相互敞开了心扉。

        奥弗琳苦笑道:“如果这就是女神陛下的意旨,就算不甘心,又能怎么样呢?”

        波迪娜摇头:“你说了……如果,也就是说,你和我一样,在怀疑这是否真的是女神意志的裁决?”

        奥弗琳没说话,目光却在剧烈闪烁。

        波迪娜继续道:“看来不只我一个人怀疑秩序教廷扭曲了女神的意志。”

        奥弗琳还很谨慎:“你难道不是秩序教廷的一员?就算被他们排斥,可你跟布林托的关系却很好啊。”

        波迪娜苦笑道:“我不像你,有一个自己亲手培养起来的皇帝当靠山,我只是在两道枷锁之间,选择了一道绷得不那么紧,也不太冰冷的而已。”

        奥弗琳记起了琼恩刚才的话,心底的那缕不安更浓了:“那么你的来意是?”

        “很简单!”

        波迪娜挥手展开静音结界:“秩序教廷已经变成了昔日的忠诚神廷,他们正密谋在北方建造什么方舟,只有他们认可的人才有资格逃过最终裁决。为此他们会把整个帝国都拆掉,当作建造方舟的船板。”

        “所以,这还不明显吗?就是他们扭曲了女神陛下的神意,要毁掉整个费恩世界。这种疯狂的行径,怎么可能是善良与秩序之巅的神祇能做得出来的?”

        奥弗琳沉默了片刻,低声说:“如果女神的意志没被扭曲,应该是怎样的呢?”

        波迪娜愣住,奥弗琳微微摇头:“还是那个人神合一,希望人人都能面对神祇的神皇陛下特蕾希娅对吧?”

        被揭破心底的秘密,波迪娜脸色发白,再急速染上红晕:“难道不应该吗?那不是最美好的吗?那不是凡人与神祇应该有的关系吗?”

        “你难道不这么希望?你不也是被特蕾希娅陛下选中,为她的伟大事业而努力的吗?”

        奥弗琳继续摇头,幅度更大了:“的确是,但那只是凡人与凡人的情感。特蕾希娅陛下的神性升华,成为了秩序女神,我为之努力的,是祂的永恒秩序。”

        波迪娜翘起嘴角:“可没了帝国,你的小琼恩也不再是皇帝之后,你们都被排斥在了永恒秩序之外。”

        奥弗琳转开头,这也是又一件让她迷茫的事情。

        她勉强支撑着:“你凭什么认定秩序教廷扭曲了女神陛下的意志?”

        波迪娜占到上风,呵呵笑了:“我不能认定,或许秩序教廷并没有做到,这就是女神陛下的真实意志。”

        奥弗琳猛然转头,瞪圆了眼睛:“那你还……”

        “看来你没有完全听清女神陛下的神谕”,波迪娜怜悯的摇头:“毕竟你这位圣女,并不怎么名副其实。只是女神陛下觉得曙光帝国这个工具还很好用,需要通过你维系神职者与世俗统治者的关联,才授予了你聆听神谕的资格。”

        奥弗琳脸颊抽搐了一下,却没说什么,这的确是事实。

        波迪娜昂首道:“女神的神谕里有非常重要的一句,你们好自为之……”

        “这个你们说的是谁呢?”

        “曙光帝国?秩序教廷?不!”

        “联系上神谕里前半段内容,女神陛下将银月之心的失败,归结为拯救凡人的最后一次努力,意思就很确定了,这个‘你们’,说的是所有凡人。”

        “既然所有凡人都包括在内,秩序教廷怎么会特殊对待呢?”

        “所以,在女神眼里,芸芸凡人,再没有任何差别。”

        奥弗琳发现了逻辑问题:“可你刚才说秩序教廷在准备什么方舟计划,这在神谕里没有,肯定是女神对两位枢机主教特别颁布的神谕。在女神眼里,秩序教廷仍然是特别的,是为祂服务的奴仆。”

        波迪娜的笑意更浓了:“那是因为,秩序教廷对女神陛下更有用而已。如果秩序教廷不存在了,帝国可以做到同样的事情,女神陛下会在意吗?”

        圣女公主凑到圣女侍卫长耳边说悄悄话:“不会的,祂仍然会欣然接受。”

        “牧民在羊群里选择杀哪只吃肉,把哪只当产奶的乳羊,会在意谁更讨好他?”

        奥弗琳的眼里涌起惊惧之色,再渐渐消散。

        当然不会在意,选择的标准只是谁的肉肥美,谁产奶更多。

        奥弗琳意念转动,嘴上说:“这种……想法,似乎有些渎神啊。”

        波迪娜笑道:“不认清凡人在女神眼里的地位,不摆正自己在身前面前的地位,这才是真正的渎神。”

        结界里再沉寂了好一阵子,奥弗琳问出最后一个疑惑:“你不是还坚持着特蕾希娅陛下的……理想吗?”

        波迪娜收起笑容,深沉的道:“所以啊,我们通过自己的努力,让……这位,变成特蕾希娅陛下,不就好了?”

        奥弗琳苦笑着摇头:“果然,你还是在渎神。”

        她叹道:“看来我也没什么选择,不过琼恩现在除了当旗帜之外也没什么用处,你见他也没意义,我们应该尽快着手实际性的工作。”

        “当然,这就是我来这里的目的,我也不是找你的小琼恩,就是找你”,波迪娜用轻快的语调说:“你该明白我们的目标是什么,你动员首相和大贵族那边,我动员北方三国的贵族,还有魔法师那边,我跟他们……尤其是海瑟薇那边的关系,应该比你和帝国这边强一些。”

        最优先的目标当然是秩序教廷,想到当初琼恩登位时,差点被秩序教廷全盘控制的情景,奥弗林心跳就忍不住加快了一拍。那帮家伙,也该为他们的傲慢付出代价了!

        出了神皇堡,波迪娜乘坐浮空车返回圣阶城,车厢里光影变换,她趁空联系了若干人,第一个自然就是海瑟薇-泰德。

        如她所料,海瑟薇对她的建议非常感兴趣,她甚至听出了一丝极力压制的欣喜,这说明海瑟薇也有此想法,只是苦无门路和内线。

        “很好,等夜里各方人物都召集起来了,秩序教廷的末日也将到来。”

        波迪娜心弦激荡,毁灭的不是整个秩序教廷,只是两个枢机主教和他们的忠实走狗而已。到时候她作为新的教会首领上位,将教廷改个名字,女神之下,她就是第一人了。

        这并不是什么创举,跟忠诚神廷的覆灭与秩序教廷的兴起如出一辙,对她的目标来说,这仅仅只是第一步。

        “特蕾希娅陛下,我会继承你的遗志……”

        回想当初作为小国公主,备受忠诚神廷欺凌,无数好友和部下惨死,自己却无法伸张正义。而当神廷覆灭,那些凶手摇身一变就成了秩序教廷的核心要员,波迪娜心中的热流就如岩浆般翻滚。

        是特蕾希娅陛下未尽全功,才与北方三国和忠诚神廷余孽妥协了。

        她不怪特蕾希娅,没有特蕾希娅将她定为秩序圣女,她也不会有这一天。相反,她会继续特蕾希娅的事业,把所有还妄图借教会垄断神意的势力一扫而空。

        她注定是第二个特蕾希娅,甚至说不定在新的纪元里,会获得比特蕾希娅还要伟大的功绩和声望。

        波迪娜满怀憧憬的回到圣阶城的居所,也即特蕾希娅还是女王时住过的旧王宫。

        刚刚踏进还保持着原有布置的书房,她的身心剧震,一个人已经在那里等她了。

        秩序教廷枢机主教布林托……

        “殿下对特蕾希娅陛下还真是怀念啊”,布林托幽幽的说:“我也一样,我相信这就是我们两个走到一起的原因之一。”

        波迪娜心念急转,撑起笑容说:“枢机阁下为何而来?难道也跟我想得一样?”

        “神谕我收到了,我已经联络了皇帝和首相那边,路上还跟海瑟薇、辛伯纳和佐尔德那些人谈过,他们一致同意……”

        波迪娜看向没什么表情的布林托:“只有让秩序教廷有所改变,事情才会有所改观。终于怎么改变,博杜安是需要清除的那一个,枢机您如果能让教廷与帝国竭诚合作的话,我会说服他们支持您……”

        她用郑重的口吻强调:“独自掌控教廷。”

        布林托扬起眉头,呵呵笑道:“还真是跟我想得一样呢。”

        接着脸色一沉:“不过只是最后一句,而且还不是时候。”

        话音刚落,几个身影从灯影和墙角中跃出。

        波迪娜下意识的展开防护,对方却没有冲上来,有的展开怪异的结界罩住她,有的手持特制魔导枪,射出无声也无光的枪弹。

        结界瞬间粉碎,波迪娜身上爆起连绵彩芒,她低喝一声,金光满溢,准备施展神降术。噗噗一阵细碎闷响,无数枪弹穿透了她的身体,好几发都自额头穿透到后脑,还有一只眼睛也被射穿了。

        她倒撞在墙上,缓缓落地,血水在墙上拉出一抹殷红涂痕。

        “为、为什么……”

        作为传奇级别的圣女,波迪娜自然没那么容易死,她不甘心的低语着。

        “我不清楚你的真实计划,但我觉得我们想的差不多。”

        布林托说:“至于你为什么会落到这个下场,是因为你并没重要到可以成为交易筹码的地步。”

        他放缓了语气:“放心,你的归宿是为女神而牺牲,这对你来说也是无上的荣耀。”

        波迪娜剧烈挣扎着想站起来,却只是让身上和七窍的血水喷得更急。

        一个灰暗身影上前,猛然挥手,魔钢质地的禁制长钉从下颌刺入,自头顶穿出。

        波迪娜身体一僵,两眼失焦,意识陷入黑暗。

        “老早就想收拾这娘们了,在我面前总是趾高气扬的,不过也的确有依凭。”

        那个声影咂着嘴,用满含异常意味的语气说:“既是圣女,又是公主,虽然不如那几位美丽,也应该很有滋味,啧啧……”

        “麦戈尔!”

        布林托冷声道:“不要有什么亵渎的想法,这是献给女神陛下的祭礼!”

        麦戈尔耸肩:“开个玩笑而已,我会吩咐部下好好照管到那天的。”

        他问布林托:“接下来呢?是不是继续?那个小皇帝,还有他的保姆,加上首相那些人,全都交给我的话,他们逃不过今夜。”

        布林托哼道:“不要威胁我,你知道这么干的后果是什么,接下来你不是该去干正事了吗?”

        麦戈尔嘁了一声:“好好,我这就下地狱去。”

        等麦戈尔等人带着波迪娜消失,布林托挥手卷动气流,地板、墙上和物品上的血水汇聚到空中,变成一团荡动的血珠。

        将血珠用水晶收起,布林托扫视回复如初的书房,岿然长叹:“特蕾希娅陛下,你的理想最终让整个世界重启,如果你知道这样的结果,当初还会不会反抗忠诚神廷呢?”

        看到书桌上的水晶球,布林托好奇的激活。

        光影浮现,传出铿锵有力的女声,像是在播报什么宣言,已经到了末尾:“我们的脚步不会停下,所有压迫和奴役凡人的国度,都将是接下来的战场!”

        “赤联向全世界宣告,我们的下一步行动堂堂正正,不屑于隐瞒!”

        “我们会打下瓦伦丁,解放全费恩!”

        布林托苦笑着摇头:“您仍然会的,事实上您现在还没有放弃,虽然那意味着距离毁灭也更近了,就让您在最灿烂的战火中彻底安息吧……”

        他的语气变得庄重而笃定,宛如神祇之音:“未来属于我们,属于永恒秩序。”

  https://www.biqugexsw.com/65_65986/273877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sw.com。笔趣阁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