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平天策 > 第七百五十六章 宝藏

第七百五十六章 宝藏

  两剑相交,并没有发出巨|物碰撞的轰然声,而是发出一声轻微的声响,就像是烧红了的铁片刺入了凝冻的猪油。
  林意手中的长剑很轻易的切入了晶莹的气剑之中,然而密布剑身的深红色丹汞就像是被无数水流冲刷一般,迅速淡去。
  一层层的粉雾从他手中这柄长剑的剑身上剥离,在这柄剑回归本来颜色的刹那,这柄剑在林意的手中剧烈的震颤起来,它发出了一声不甘的刺耳震鸣,然后迅速裂解。
  噗噗噗噗…..
  这些剑的碎片倒冲回来,全部打在林意的身上。
  林意的眉头紧紧的锁了起来,这些反冲在他身上的碎裂剑片和很多修行者的飞剑同时落在他的身上并无太大的区别,即便无法洞穿他身上的天辟宝衣,但是那种极为尖锐的痛意还是深入骨髓,就像是一颗颗钉子硬生生的敲击在骨骼之上。
  只是剑的碎裂,却给他带来了很好的缓冲,更多深红色的丹汞从他的掌指尖不断流淌出去,继续依附在他手中的半截断剑上。
  断剑继续缓慢的前行,斩入这道晶莹气剑的深处。
  晶莹的气剑也随之裂解,然而诸多细碎的剑片明明是真元和天地元气凝结之物,一时却并不消散,这些碎裂的剑片依旧向前,就像是一根冰棱碎裂之后的诸多冰雪,全部冲在了林意的胸前。
  除了齐眉之外,所有人都觉得林意会被直接震飞出去,包括白月露在内。哪怕她可以肯定遭受这样的一击,林意依旧可以继续战斗。
  然而当这些碎裂的剑片如一滩晶莹的冰雪冲击在林意的胸口,林意的身体却并没有往后飞起。
  这和林意是否用力抵御无关。
  因为这些碎裂的剑片并未在他的身上爆炸开来,变成狂暴的天地元气,这些碎裂的剑片之中,很多天地元气直接化为乌有,轻柔的消失,而其中无数缕细丝却直接透进了天辟宝衣,甚至连天辟宝衣都没有起到丝毫的阻隔作用。
  这些细丝直接沁入了林意的血肉,在林意的血肉之中,才瞬间变成无数条狂暴的真元,朝着他的血脉和经络奔涌而去。
  林意站的很稳,然而他的身体内里却遭受了极大的负荷,他体内无数条细小的经络瞬间出现了裂口,那些还在鼓胀的真元从经络的裂口激射出去,就像是细小的锋刃刺入他的血肉深处。
  他的心脉承受的很辛苦,以至于从外界看来,他的胸口都高高鼓起,就像是在下一刻,他的心脏就会顶断胸骨,然后炸裂开来。
  齐眉的半张完好的脸面上浮
  现出一种残忍的笑意,然而他脸上的笑容瞬间微凝,他所预料之中的事情并没有发生,林意的身体不断的颤抖,嘴角有鲜血不断的滴落,然而即便是凭借肉眼,他都可以看到林意的心脉承受住了这种压力,迅速的恢复如常。
  “你真是我平生所见肉身最为强大的修行者。”
  他那条完好的眉毛挑了起来,寒声道:“你也是我平生所见所修功法最为奇特的修行者,这些深红色的焰气是什么?是重铅?你竟然能够将这种消弭真元而又会对生机造成极大破坏的东西纳于体内,当成你的武器来使用?”
  林意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并非是此时他身受重创而无法回答,相反,他无论是经脉还是血肉,都要比齐眉想象的还要强大,他所受的创伤并不严重。
  最为关键的是,齐眉和在场所有修行者,之前都根本没有遭遇过他和大俱罗这样的修行者,所以他们根本无法理解,除了肉身强大之外,林意还有一个异常可怕的能力,便是恐怖的恢复能力。
  他体内那些破损的经脉,在血肉的挤压之下,几乎是瞬间便愈合起来,那些伤处不再出血,那些切入其中的外来真元力量,反而就像是药物一样,在迅速为这些伤口血肉的愈合而提供着养分。
  他此时的沉默,只是因为他需要一定的时间来感知清楚一些未知的东西。
  因为除了他按照剑阁的法门融于血脉之中的丹汞之外,他感觉到自己浑身的气血之中又多了其余的东西。
  这种东西,就是一开始他从那道晶莹的气剑之中感到的细微的金属游丝。
  此时在他的感知里,这些金属游丝性质变得极为古怪,和他滚烫的气血接触之后,就像是一层融化的软银,又不完全融于他的气血,只是十分温和的依附在他血肉的表面。
  因为有着御使体内丹汞的手段,所以他几乎不需要任何的练习,便能用心念来控制这些如同融化的软银一般的异物。
  他略微动念,这些异物便凝聚成一道银色的液流,有些沉重,但依旧十分温和,不仅不对生机造成任何的损伤,甚至反而对血肉有种莫名的温养感觉。
  “怎么样?”
  就在这时,夏巴萤的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
  “无妨。”他轻咳了一声,吐出些哽在喉间的逆血,然后回应道。
  夏巴萤听出他中气十足,又感觉到他气机十分平稳,顿时心中一松,然后看着齐眉冷笑道:“他觉得可以一个人对付我们所有人,你不必一定要一个人对付他。”
  “对,用铅粉来对付他!”
  当听到夏巴萤的这些话语,地宫入口处许多人如梦初醒般叫出了声来。
  不管这人如何食死来补充自己的真元,但真元毕竟是真元,此时的大军之中,有足够多的铅粉可以用来阻隔此间的真元和天地元气。
  而先前的战斗之中,绝大多数人都已经看到,林意根本不惧怕这些修行者忌惮的铅粉。
  “若是在平时别处,我或许会忌惮你们的军械,只是这里….”听着这些声音,齐眉反而像听到了笑话一般大声狂笑起来。随着他的狂笑,他身后的地宫之中响起了无数道的风声,剑坑之中的那些长剑发出了如风铃般悦耳的声音。“我这法阵之中便有一道风口,所谓的剑流道,便是顺风而行,真元借金铁之气凝风为剑,你们无论抛下多少铅粉,难道还能逆风而行,不被吹走?”
  所有那些叫嚣着用铅粉来对付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所有这些人都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事实。因为这时候狂风大作,所有人都觉得劲风扑面而来。
  “不必。”
  也就在此时,林意的声音响了起来。
  “凭我一人足矣。”
  他平静的摇了摇头,看着石桥那头的齐眉,道:“何须他人。”
  “不必”
  “凭我一人足矣”
  “何须他人”
  这三句话其实表达的都是一个意思。
  按照林意的性情,他不会连说三句这样意思相同的话语。
  只是他很清楚齐眉的心境和寻常的高阶修行者不同,齐眉的情绪无比暴戾,极其易怒。他很清楚这样的三句话,一定会让齐眉愤怒无比。
  齐眉太过聪明,但似乎在极其愤怒的情况之下,他和疯子无异。
  此时林意已经推测出来,齐眉之所以能够承受那样可怕的元气吸入和喷涌,便是因为他的体内蕴含着这种大量的古怪的如软银又温和的元气。
  这种东西,似乎也是齐眉自认可以对付魔宗的信心源泉。
  这种东西应该可以让魔宗无法控制他体内的真元,同时能够让他体内的经络变得极为坚韧,可以容纳和瞬间压缩可怕数量的真元。
  最为关键的是,林意觉得这种东西对自己似乎也极有用处。
  现在的齐眉,在他的眼中已经不只是一个敌人,而是一个宝藏。

  https://www.biqugexsw.com/33_33138/324240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sw.com。笔趣阁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