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权路风云 > 第205章荒唐的事1

第205章荒唐的事1

        ""  ="('')"  ="()">

        李铁军已经沉封多年,这次多亏张清扬他才能走到前线工作,所以今天最高兴的要属他。  ..等张清扬等人向孙常青、方国庆敬酒以后,他又向各位领导敬酒,并且指着郝楠楠笑道,今后在郝县长的指引下,一定不辱使命,勇往直前!

        孙常青、方国庆两位领导也很兴奋,因为珲水林业集团公司的成立,是延春市内甚至双林省林业部门的大事。张清扬的这一大胆改革,也让其它一些兄弟城市的老国企看到了希望。

        酒宴到下午三点才结束,参加宴会的人基本上都喝得迷迷糊糊了,安顿好两位领导,珲水的干部们才退了出去,各自回家去了。张清扬今天酒没少喝,从孙常青屋内出来后,就坐在林业宾馆的咖啡内厅喝茶醒酒,他远远就望到陈美淇穿着一身亮丽的红色连衣裙缓缓走来,领口是字型的,露出雪白的一片,真不知道这女人什么时候换的衣服!

        “张县长,一个人坐着多无聊啊,我来陪您聊聊天……”陈美淇并不用张清扬客气,直接坐在了他的旁边。

        张清扬此刻的酒喝得有些多,嘴上含糊不清:“是小淇啊,今天多亏你啊,你给我们珲水增了光!”

        “县长,瞧您说的,这是我的本职工作呀!”服务员这时候走过来为张鹏习添茶水,却被陈美淇抢了下来,说:“我来吧。”

        张清扬享受着领导的特殊待遇,笑道:“小淇,你今天的表现很好,真的很好……”

        “县长,您今天喝得不少呢,快喝点茶醒醒酒吧……”陈美淇双手奉上茶杯,手掌紧握着杯身,涂成粉红色的指甲露在外面。

        张清扬望着那粉红色的指甲发呆,对着那模糊的红色伸出手去,只感觉眼前氤氲一片有些看不清。手指一滑,碰到了陈美淇白润光泽的手指,不由得心神一颤。陈美淇也仿佛被他抓疼了一般轻轻“哎呀”一声,慌忙地收回手。手心不稳,茶杯一晃,茶水就洒出来,弄得他前胸和裤子上全是茶渍。

        “呀,县长,真是对不起,快放下,别烫着您!”陈美淇见状赶紧抢下茶杯,从怀中掏出纸巾为张清扬擦拭身上的茶水。

        “嗯,小淇……谢谢你,我……我没事……不用擦……”张清扬感觉她的手在自己腿上动得过于舒服,这种舒服令他不自然地想起了某件男女之事,所以就伸手去推她的手。

        “县长,我没事的,我帮您擦……要不我扶着你上楼休息去吧。”一个不让擦,一个非要擦,两只手就缠在了一起。

        “张县长,您怎么了,喝多了是吗?”就在陈美淇与张清扬的手纠缠不清,她自以为奸计得逞的时候,他们的身后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陈美淇慌忙地推开张清扬的手,惊慌失措地红着脸回头一看,只见珲水县的副县长贺楚涵正好奇地盯着自己看,眼神飘乎出不正常的疑问。

        “哟,原来是贺县长呀,我……我看张县长醉了,过来陪他聊聊天。”陈美淇伸手整理了一下乱发,露出了红红的耳朵。

        “呵呵,是这么回事呀,我还以为你们在干什么,拉拉扯扯的!”贺楚涵可不把张清扬当成领导,所以她什么话都敢说。

        陈美淇也没料到贺楚涵敢说出这话,脸上就讪讪地笑,说:“领导有事要谈吧?我……我就不打扰了,再见!”说完就仓皇而逃了,只留下一抹淡淡的香气。闻着空气中飘浮的香味,贺楚涵气得肺子都要炸掉了。如果张清扬依然这样下去与陈美淇打得火熱,她还真不放心这样离开珲水。若按照家里的意思,贺部长早就想让她回去了,可她就是放心不下张清扬。

        “喂,您醒醒,我送你回家吧!”贺楚涵没好气地推了一下像死人的张清扬,无奈地把他拍醒。

        “嗯,是涵涵啊……有事?”此刻的张清扬早已忘记了刚才与陈美淇亲热的一幕,仿佛什么也没发生似的。

        贺楚涵情知不能和一个喝醉了酒的人说什么,可还是一肚子气地说:“快起来,我扶你回家吧,看你都喝成什么样了!”

        “我没事,自己能回去……”张清扬努力让自己清醒一些,却不得已地被贺楚涵扶了起来。贺楚涵扶着他来到外边,这个时候也不顾什么身份了,把他硬生生地推进了车里,她已经汗流浃背了。躲在不远处的陈美淇一直偷偷注意这两个人的行动,气得不由得跺了下脚,不满地说:“骚婆子,坏了老娘的好事!”

        贺楚涵开车到了张清扬家里的时候,他已经打起了鼾声。一个人拉不动他,贺楚涵无奈之下只好把田莎莎也叫了出来,两个女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能张清扬推进屋内扔在**上,然后倒在一起喘息。

        “楚涵姐,我哥他怎么喝成这样了啊?”田莎莎不解地问道。他见过张清扬喝酒,可却第一次看到他醉成这样。

        贺楚涵长叹一声,望着**上的张清扬可怜地说:“哎,他……一定是心里不舒服,有心事吧,我想他是借着高兴故意一醉解千愁呢!要不然他才不会喝酒,今天他是有意放縱一回!”

        田莎莎似懂非懂地眨眨眼睛,也有些失落地说:“可能我哥是不想你离开,我知道林业公司成立以后,你就要走了……”

        “莎莎,不说了。我弄了一身的汗,进去洗个澡,你有没有衣服帮我找一件?”

        “嗯,有一套新的,刚买回来还没来得及穿呢,不过……”田莎莎的脸突然红了,含着笑盯着贺楚涵的胸口。

        贺楚涵不解地说:“怎么了?”

        “姐,你这……好像比我的大一号,我估计你穿我的会小……”田莎莎说到最后调皮地大笑起来。

        “死丫头,我让你不学好,和我还开这种玩笑!”贺楚涵的脸也羞红了,两个女人纠缠在一起打闹了一阵。

        贺楚涵洗完澡出来,太阳已经落山了,他看到田莎莎细心地坐在**边照料着张清扬,满意地说:“莎莎,我走以后有你照顾他,我也就放心了。”

        “可是在我哥的心里面,他最想你照顾他呢!”田莎莎咬着嘴唇说。

        “讨厌,你这丫头又没大没小的了!”贺楚涵推了她一把,也跟着坐在了**边。然后说:“今天我又看到那个狐狸精贴着他了,我走以后,你……你也要注意着他点,别让他学坏!”

        “嗯,你放心,我一定帮你看好他!”两个女人叽叽喳喳地说着心事,可心里却都在担心着**上的张清扬。

        张清扬这时候翻了个身,口中喃喃有声:“老婆……”他伸手四处乱抓,就拉住了贺楚涵与田莎莎两人的手。

        两个女人同时脸红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之后相视一笑。两人都想挣脱张清扬的手,可是越用力张清扬就握得越紧。田莎取笑地说:“姐,我哥他刚才……叫你哩!”

        “叫得不是我!”贺楚涵白了她一眼。

        “那是叫谁呢?”

        “我想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周五,珲水县在县委记马奔的带领下召开了常委会。会议室里烟雾弥漫,越是基层的会议时间就越长。会议从下午两点开到五点,仍然没有结束的意思,议题一个个的通过,可每个人都必需讲上几句场面话。望着桌子上厚厚的稿纸,张清扬就是一阵头疼。

        这次常委会,在珲水林业公司成立以前就在做准备工作了,领导的各位秘们也针对相应的议题写好了发言稿。这次常委会主要是针对新城区的建设、今年的招商引资工作以及新成立的林业公司新项目上马等问题。

        首先新城区的建设就遇到了许多麻烦事,首当其冲的就是拆迁问题以及征用农业用地,农民将来生活、工作等安排都是个难点。不知道是谁走漏了风声,将新城区即要征用的土地范围其中包括的哪条街、哪个村全部散发出去,这在老百姓心中造成了轰动,大家都想多要些房子或者拆迁赔偿款,为转移工作带来了难度。

        话虽如此,张清扬还是比较理解这些农民的苦处的,新城区的建设将要征用很大一片农用地,将有很多位农民失去土地住进城里,那么也就预示着他们要失去生活来源,失去家庭的收入,除了做点小买,或者打工外,他们没有别的办法生活下去,多给些拆迁补助也是说得通的。再说城里的生活自是不比农村自在,一切都要用钱,过去农民家里自己吃自家的菜,今后没有菜地了,吃菜都是个问题。

        常委会上决定,拆迁工作由常务副县长郝楠楠主要负责,急时与县委县政府勾通。郝楠楠没有反对,因为这个提议是张清扬提出来的。郝楠楠曾经在合作区任职多年,当年合作区的二期建设就设及到了农民的拆迁问题,就是由她负责的,所以张清扬才会选她亲自挂帅。农民动迁问题处理不好会造成连锁反应,所以这是重中之重。

        张清扬当时望着郝楠楠对各位常委说道:“如果农民问题解决不好,将直接影响我县新城区的建设进度,新城区项目的上马是今年我县工作的重中之重,所以郝县长身兼重任,在此我也先表态,我们县委的各部门一定要配合并支持郝县长的工作!”

        hp:..bkhlnex.hl

  https://www.biqugexsw.com/30_30326/605727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sw.com。笔趣阁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