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大明春色 > 第六百七十二章 时贵时贱

第六百七十二章 时贵时贱

        开平城,一座陌生的城池。

        不过对于贤惠翁主来说,大明朝所有城池、应该都是陌生的,她以前没来过。人们并不关注开平城的风物,因为有更宏大的场面、吸引了使团幸存者的目光。

        城外一望无际的旷野之上,全是帐篷与军队。城厢村庄、点缀在大地上,仿佛已被军队淹没其间!

        校场上时不时响起鞭炮一样的火|铳声,声音在风中飘荡;又有一串串白色的硝烟,分外引人注目。成群的战马在奔腾,将士们在呐喊。人们来到此地,周围忽然就变得喧嚣热闹起来。

        没有风花雪月,不见小桥流水,更无亭台楼阁。矗立在地平线上的城楼外面,放眼处全是军士与人马!

        贤惠翁主没见过这么大的军队阵仗,却也看得明白,十万大军亦不可能有这般阵容!

        很快有明朝的官吏人马迎接,康顺臣在前面说了一阵话。其间,康顺臣还用比较流畅的汉话说道:“吾等在途中遭遇袭击,我国国书被贼人拿走了。”

        对答了一番,一切都还算顺利。队伍便继续往城池方向行进,没过多久进了开平城的城门。

        贤惠翁主忍不住好奇,悄悄挑开车帘观看城中的风景。此时却只看见一大片低矮的房屋,以硬歇山顶的瓦房为主;靠近城门的地方,建筑街巷显然十分无趣。

        一行人沿着大街走了许久,来到了一座衙门外面。这衙门的大门与朝|鲜国的官署相比、竟有几分神似,又或是朝|鲜国官署本来就有模仿大明制度的原因。

        他们进了衙门附近的一座院子,随行的明军官兵便离开了。

        贤惠翁主被带进了内宅,一众七八个老少不一的妇人便跟了上来,向她屈膝行礼。其中有个束着双环发式的小娘还小声道:“她听得懂咱们的话么?”

        贤惠翁主正要往里走,康顺臣与朴景武便赶到了门楼前。

        康顺臣上前拜见,用朝|鲜话道:“禀翁主,这里是礼部征用的地方。大明朝廷六部在地方上都设有行馆;明朝官员说我们是朝|鲜国使节,便由礼部的人接待。此地的官员又交代,外官不能随意进出内宅;下官与朴将军也不能轻易进出,您若有事商议,须得出这道门楼来见面。”

        贤惠翁主道:“我知道了,你们也歇口气罢。”

        大伙儿在路途上颠了那么久,终于有了个落脚的地方。就在这两天,贤惠翁主的衣裳、印信等物也陆续还了回来。

        李琦是大明朝廷的官员,他在朝鲜国就见过贤惠翁主;所以如果大明君臣相信李琦,不用印信也能确定贤惠翁主的身份。

        她在这座院子里住了几天时间,在中元节之前,便有个白胖的圆脸宦官来了。

        白脸宦官由朝鲜国使节等人的陪同,在内宅门楼中拜见了贤惠翁主。

        “请翁主准备一下,今天酉时,便去皇帝行宫面圣。”宦官吩咐道。

        贤惠翁主见此时太阳尚在中天,不禁用生涩的汉话问道:“面圣时的礼仪、对答,我

        在国中已学过。望公公明示,我还要准备甚么呢?”

        宦官皱眉道:“甚么礼仪对答都不重要,大概别忤逆圣上就行!翁主趁着时辰还早,再修养一阵,然后好生沐浴、打扮好一些。”

        贤惠翁主听罢神情微微一变,但还是点头应允了。

        宦官抱着拂尘道:“咱家告辞,酉时之前会派马车来接翁主。”

        等传旨的宦官刚走,朴景武便急了:“那宦官何意?翁主好歹是我国宗|室,现在册封、典礼全无,他们这就叫您洗净去侍寝吗?!”

        “朴景武!”康顺臣斥道,“注意你的礼节言辞。”

        朴景武的脸已涨红了,非常生气地顶嘴道:“明朝皇帝,傲慢无礼,形同野蛮人!”

        康顺臣大怒,正要开口。贤惠翁主却制止了康顺臣,开口叹息道:“这周围的人应该听不懂朝|鲜话,康顺臣你不要太过担心,你们也不要再吵了。”

        康顺臣长叹了一声,盯着朴景武道:“你刚才那些大不敬的话,如果被明朝皇帝听到了,知道有多严重吗?这是邦交,一言一行都事关两国关系,谁担得起这个责任!”

        贤惠翁主有气无力的样子,怔了一会儿。

        她没有像康顺臣一样对朴景武讲大道理,却说起了仿佛毫不相干的话:“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责任,受过别人的恩惠,因此不能只想着自己……”

        稍作停顿,她便继续说道,“朴将军对我的忠诚与功劳,我很感激。但几年前我就告诉过你,我的婚事只能听父亲大人的安排;几天前我还问过你,会不会生出怨恨……”

        朴景武忙道:“末将对翁主的忠心,绝非有所贪图!只是翁主这样高贵的人,竟然在大明遭遇这样的轻视,末将实在有气!”

        贤惠翁主摇头幽幽叹道:“有多高贵?我父亲的处境,你不是不知道。”

        朴景武道:“那也是李氏宗室!您不能答应大明皇帝,可上书劝诫皇帝,须得先册封、给予名正言顺的名分,才合乎礼仪!”

        贤惠翁主不语。

        朴景武痛苦地仰头长叹了一声。

        贤惠翁主正色道:“朴将军,康使君之言都是道理,你得听从、不要误了大事。你一直对我好,我是劝过你的,望你心有分寸,不要做有损大体之事……你确无贪图?”

        朴景武愣了一下,咬牙抱拳道:“末将遵命!只要翁主好了、心里满意,末将别无所求!”

        贤惠翁主的语气稍稍柔和了下来,好言道:“朴将军在生死之间也尽力护卫,你的诚心,我真的很感动。朴将军,请受我一拜!”

        朴景武急忙回拜,又用力地点头道:“翁主为国牺牲,实属无奈。您只要还记得这么多年、末将的诚心实意,末将死而无憾!”

        贤惠翁主埋下头,轻轻揩了一下眼泪,哽咽道:“若无他事,我先回房了。”

        朴景武“扑通”跪在地上,仰头痛苦地张开嘴,终于憋出一句话:“末将无能,让翁主受罪了!

        ”

        贤惠翁主回到房里,先让奴婢们烧水侍候沐浴。然后她花了很长时间,梳理鬓发,精心上妆,挑选饰物,穿上了朝|鲜国贵族的长袍礼服(与高腰汉服极其相似)。

        想到那个胳膊比寻常人的腿还粗、言语粗|鲁的大汉,贤惠翁主偶尔间觉得自己的心思,可能是白费了。然而大明皇帝、毕竟是此时最强大疆域最辽阔的国家君主,贤惠翁主的这点用心,似乎并不算甚么。

        梳妆台上的铜镜里,映出了一张美丽而忧伤的脸,五彩的耳环在浅黄的铜光中轻轻摇曳、愈发|漂亮。她拿起眉笔,缓缓勾勒了一下眉毛,不禁又幽幽地轻叹了一声。

        几天前在树林里见到的那个大汉,十有八九就是皇帝。贤惠翁主心里已经有点确信了,她冷静下来后思量过……当众说她的容貌漂亮,还叫她花心思争宠,都不像是臣子能说的话!

        总之贤惠翁主心中七上八下。她不仅十分畏惧那个大汉,而且担心自己成了明朝皇帝的妃嫔之后,那个皇帝有甚么闪失!毕竟刚到大明,她便见识到了你死我活、扑簌迷离的阴|谋。那时她身在异国他乡,又有名分不能离开了,该怎么办?

        大概在申时,迎接贤惠翁主的车驾便到了院子里。

        贤惠翁主一身华贵的盛装,头戴遮脸的帷帽,缓缓走出了内宅门楼。康顺臣、朴景武都郑重地站在一旁鞠躬行礼,迎接她的宦官、将士也纷纷抱拳执礼。宦官弯着腰恭敬地说道:“翁主,请。”

        她姿态端庄地走到马车后面,转头再看了一眼朴景武。朴景武拱手弯腰站在那里,眼睛里满是心酸痛楚、与无奈。

        她转过身,弯腰走上了马车。旁边的奴婢随即放下了帘子。

        马车行驶了不一会儿,便来到了皇帝“行宫”。大概行宫也是临时征用的宅邸,离府衙不太远。贤惠翁主端坐在马车里,目光平视着前方,脸上没有甚么表情了。她现在已来不及去想太多,心里紧张地准备着、怎么得体地应付大明皇帝。

        很快马车停了下来,外面的宦官禀报了一声。贤惠翁主起身,帘子被挑开,两个丫鬟伸手扶着她走了下去。

        “翁主请随咱家来。”白胖的圆脸宦官道。

        随从都留在了原处,只剩他们两个人往北走。他们从一排房屋、围墙之间的夹道过去,然后进了一道有侍卫站哨的门房。

        她时不时观察周围的光景,发现这座宅邸、便要比城中许多房屋好,想来主人也是富贵之家。

        二人沿着檐台走廊走了一段路,便见有黑袍仗剑的汉子拦住了他们。不过那汉子对宦官很客气,还抱拳执了礼:“曹公公等稍侯,圣上的房里还有人。”

        “咱们先等一会儿。”姓曹的白胖宦官笑眯眯地说道,“皇爷这两天特别忙哩。”

        贤惠翁主道:“多谢公公照顾。”

        她说了一句话,便不再开口,犹自出神地沉思着。初秋的天气仍有余热,她的手里也汗|漉漉的,不知是因为天热、还是心里慌张。.

  https://www.biqugexsw.com/27_27115/269745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sw.com。笔趣阁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