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深夜书屋 > 第三百零四章 买肉

第三百零四章 买肉

        枯藤,

        老树,

        昏鸦……

        通城也就巴掌大的地方,但房地产商其实最擅长的还是螺蛳壳里做道场,硬生生地在军山脚下整出了一幅“小桥流水人家”。

        这是一个带着半官方性质的疗养院,位置不错,风景秀丽,最关键的,还是安静。

        狼山的游客不会绕远跑到这里来,附近也没什么医院商场之类的存在,算是难得的闹市里取一静。

        王轲把事务所的工作停掉了,对于他来说,以前一直处于从孤儿院里出来打拼奋斗的“过程”之中,

        而现如今,家里事情的变化让他不得不重新分清楚了主次。

        对于很多人来说,家庭事业本就是一个代名词,有家才有事业,有事业也才有家,但这种感觉就像是古代老农觉得皇帝老爷一顿早餐能吃十个肉包子一样,只有真到那个层次才能体会到那种高处不胜寒。

        王轲的妻子一个人坐在花园的一角,而王轲正在斜对面的房间里亲手做着饭。

        老规矩,

        其他菜做得再好都是辅助,唯有一大锅正在熬煮的肉汤,才是这个家庭饭桌上真正的主角。

        王轲做肉汤的技术那是杠杠的,昔日老道在王轲家就喝了不少。

        周老板体恤下属,

        连自己的那份肉汤都主动给老道喝了,

        让老道感受到如春风拂面般来自领导的关怀。

        做菜的当口,一个医生打扮的人走了过来,态度谦恭地和王轲聊着天,王轲笑笑,洗了手,和他一起去屋子客厅去细聊。

        对方是这个疗养院里的医生,专门负责这里疗养者的心理梳理工作,也算是在业内小有名气的了,但在王轲面前也不敢拿大。

        虽说是打着和王轲商讨其妻子病情的旗帜,实际上也是存着互相交流切磋的意思,在这一方面,王轲是大拿。

        如果不是受到家庭的拖累,王轲完全可以尝试去上海寻求更大的展。

        王轲的妻子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继续坐在那里,目光有些幽怨,像是一个孤零零的小女孩,没人陪她玩,显得有些无聊,而她自己,又不知道该做什么。

        只能掐着时间,

        想着什么时候能吃晚饭,

        能喝上每天都梦寐以求的肉汤。

        而这时,

        小萝莉的身形从附近的花圃中走出,她很平静地走到自己“母亲”的跟前。

        “蕊蕊,你来看妈妈啦。”

        王轲妻子伸手抚摸着自己女儿的头,她已经忘记那一天她拿刀捅向自己丈夫时自己女儿直接用手抓住刀口的画面。

        在她正常的时候,她其实真的很正常,能出去做头,

        也能接女儿上下学,

        正常得根本就不像是一个病人。

        但当她不正常时,如果不是王轲一直在负责监护着她,引导着她,她可能会成为恐怖的连环杀人食人魔。

        有时候,连小萝莉都觉得自己的父亲,有些太宠爱自己的母亲了,宠爱得,有点过头了。

        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有点过了,但以她父亲的身份地位和经济条件,还能无怨无悔地一直照顾自己的母亲,哪怕作为家里人,小萝莉都觉得有些难以理解。

        “你好一点了么?”

        “什么好一点了啊,你妈我又没病,是你爸硬说要到这里来修养一段时间,你爸也不容易,工作太辛苦了,这些年也从来没好好休息过,是时候歇歇了。”

        小萝莉在自己母亲身边坐了下来,

        她难以依偎自己的母亲,

        在这个家里,给她感触最深的还是王轲,那个男人,像是能够洞悉一切,无论自己沉睡还是苏醒时,他都把自己当作女儿在对待。

        这很感人,

        同时,

        这也很可怕。

        这也是自然,当初王轲连多年不见的小周泽都能通过一些细节分辨出来,

        对于自己朝夕相处的女儿变化,

        自然就更敏感了。

        人到中年,难得糊涂,说得就是王轲这种的,他的家庭,他的妻子女儿早就成了破船上数不清楚的烂钉,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做不到洒脱,他早就上天台高呼一声“苍天不公”然后纵身跳了下去。

        一只毛茸茸的白狐从王轲妻子脚下窜了出来,跳到了小萝莉的腿上。

        “这只猫,真可爱,最近经常看见她,但你爸总说我看错了,他从没见过这只猫。

        但我知道,

        她一直在陪着我,在睡觉时也陪着我入睡。”

        王轲妻子指着白狐说道。

        小萝莉伸手在白狐头上摸了摸,

        这只白狐当初是来书店找周泽的,但那时周泽正好不在,所以就被小萝莉给截胡了。

        白狐虽然断尾,根基毁坏,之前两百年的苦修近乎付诸东流,但她毕竟是一头可以被小辈们喊老祖宗的大妖,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说的就是她。

        陪一个精神病人,绰绰有余,甚至在某一方面,她还有让人心神安宁辅助治疗的能力。

        白狐伸出舌头,在小萝莉掌心位置舔了舔。

        “妈,我去做作业了。”

        “去吧,做作业要紧。”

        小萝莉带着白狐离开了,她没去看王轲,也不想去见王轲,甚至可以说是…………不敢去。

        她是萝莉身,淑女魂。

        上辈子风风火火,作为大女企业家,其实她都一直单身着,很多男人,她都看不上。

        所以,

        对于王轲这种男人的感觉,她有些难以启齿。

        是在他身上得到了近乎已经忘却了的父爱?

        还是这个男人本身的魅力特质在吸引着她?

        小萝莉不清楚,也不想清楚。

        只是有时候看着他在办公桌后一边喝着苦丁茶一边皱眉思考病例时的画面,让她有一点点的沉醉。

        恋父?

        呵呵。

        鬼父?

        呵呵。

        “你这个家庭伦理,够乱的。”

        狐狸已经能小声地口吐人言了,这阵子,小萝莉给她的一些补品也不是全无效果,也正是因为这些补品,她才愿意留在这里陪她的母亲帮助一下治疗。

        “我要你来,不是让你看这个的。”小萝莉有些不高兴。

        “呵呵,这个男人是真的爱这个女人的。”白狐说道。

        “我知道。”

        “问世间情为何物…………”白狐有些怅然,“让我看得都有些心醉了。”

        “矫情。”

        “不是矫情,如果你真的想为他好,其实倒不如帮忙,把他的负担给解决了。”

        “噗!”

        小萝莉的舌头迅伸展出来,将狐狸给包裹住,狐狸被勒得紧紧地,随时都可能被勒死。

        “我说的…………难道…………不对…………么?”

        “她…………死了…………他…………也就…………解脱…………了。”

        “再说一次的话,我不介意亲手杀一只大仙。”

        小萝莉警告道。

        说完,舌头收回去,白狐重新落在了地上。

        “或者,让我对她取而代之,让我成为她,也可以。

        相信我,我能让你爹,舒服得欲仙欲死。”

        小萝莉摇摇头。

        “你不信?”

        呵,

        男人,

        对“男人”这个东西,

        白狐可是经验丰富。

        “如果他想让她死,有一千种一万种方法可以去做。”

        “他有道德约束。”

        “他没有道德。”

        小萝莉转过身,看向远处仍让坐在那里呆的女人,继续道:“你知道她是从什么时候有精神病的么?”

        “不知道。”

        “她和他在一起了,那时还没有我,他那时候穷,刚从学校里出来的毕业生,家里背景还是那家孤儿院。

        她不嫌弃他,作为同学,还是跟他继续在一起,还承受着来自她家里的反对和压力。”

        “这种戏码,我见得多了,但我见到得更多的,还是升官财死老婆。”

        小萝莉笑了笑,

        “他自小就喜欢吃肉,那时候条件还不好,没现在这么容易吃肉,而且他又因为是出生自孤儿院的,对肉有一种寻常人难以理解的渴望。

        所以,那时候,她就经常给他买肉回去煮,她喜欢给他做肉吃,他也吃得很开心。

        因为那时候条件不好,所以她每次都骑自行车去很远的地方,去买便宜又新鲜的肉。”

        “真油腻。”

        “然后,那次,出事儿了,她遇到了一伙流氓。”

        白狐这次没有再插画外音,

        因为她觉得自己再插个画外音,那么自己以后真得成画外音了。

        “她被侮辱了,被一群流氓,然后,她失踪了,他拼命地找,最后终于找到了,她躲藏在一个垃圾堆旁边,怀里抱着的,是早就臭了的猪肉,死活不松手,不放开。”

        “呼…………”

        白狐吐了吐舌头。

        “精神病记忆,就是那时候留下的,她一直试图忘记那天的记忆,但一直记着的是,帮他买肉。虽然他一直在保护她给她治疗,但有些东西,无法用治疗手段去得到解决。”

        小萝莉看着白狐,伸手在她类似柯基的屁股上摸了摸。

        没了尾巴,

        还真有趣。

        “那这个男人还算有点良心。”

        “还有一件事。”

        “什么事?”

        “那次之后,她怀孕了,为了她的病情着想,他没让她去打掉孩子。”

        “也不一定吧…………”

        “他是………死精。”

  https://www.biqugexsw.com/21_21436/247934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sw.com。笔趣阁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sw.com